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接力(2)  

2005-12-01 20:06: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朴知信先提醒一下自己要紧记师长多年的教诲,做人应谦和有礼,别人打了你的左脸虽然不必送上右脸,但打回去的时候手下一定要留三分情。然后从容整整衣服对班长说(他的中文水平能够让他从容么):“同学,如果没事的话可以回去继续上课了吗。”

“啊?”

两个人的声音。班长同学自然是因为表白失败而叹,于臻则是不大乐意看好戏的机会从他面前溜走。看来不发话是不成了。

“其实嘛,那个什么知信,为了保护某些人的脆弱心灵,拒绝还是不要那么狠的好哦,”于臻把表情处理得比刚才更充满兴致,“有事可以慢慢谈,不必着急。”

难道说这种事能慢慢谈?朴知信开始火大。瞪着那张想让人打的脸实在想告诉他以前在韩国时一天推三个的辉煌历史,如果不是语言不通的话。

“这个地方相当不错,没人会来打扰而且又阴凉,说多久都没关系。”言下之意是自然他也能在这里看多久。

似乎发话的人没发现来打扰的人已经有一个了。

朴知信已经被于臻气得再不想留在这里哈拉:“我先走了。”

声音依然冷静,内里倒是不一定。

于臻笑笑。

 

难道说当课代表就意味着桌子上一定要堆着山似的作业然后一定要抱去办公室?

看着桌上的练习册于臻就没了言语。当初他的确是为了自由而誓死抵抗,一分钟后就被“加学分”这句话彻底打倒。为了未来的光辉灿烂呀。

其实搬作业也没问题,只不过语文老师的办公室在教室楼上的楼上再楼上,而且还要左转再走十八拐才能到。

在心里把从建筑工人到校领导都骂了一遍后于臻想,罢,今日事今日毕。

一路上迎来的都是冷漠目光,就没人肯学学雷锋助人为乐么。好歹怎么说我也是长得不错的啊,这个班的女生怎么就这么没眼光。

一边往遥远的办公室进发于臻一边抱怨。

“办公室高也就算了教室怎么在这么低层,作业多也就算了怎么本子还那么厚,难搬也就算了为什么没有两个语文课代表……”很有节奏感地说了一堆之后。

哗啦。

捧着一大堆作业爬楼梯是很难看路的,难看路就很容易被楼梯卡到的,卡到嘛……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强调本子洒落一地的华丽性。

于臻脸部抽搐半天终于打算接受事实,蹲在地上开始捡本子。平时猜开奖号码倒没这么幸运,老天爷你开眼开得时机不对吧。

捡了半天发现一本字写得不错,不过……都高一了字还写得像小学生那种工整就有点奇怪了吧。

拿起来翻两页不禁喷饭。

豺狼当路”译成“豺狼挡着路”倒是没错,“安问狐狸?”译成“安全地问狐狸”就很。

是小时侯接受交通安全教育太多么?

于臻看得兴起,干脆盘腿坐在地上一手托腮一手拿本子,不时发出的笑声很能吓着路过的无辜同学。

笑了半天还不知道笑料的制作者是谁。于臻把本子合起看封面。

朴知信。

这名字咋就这么熟?恩,朴是韩国姓,班上有无韩国人?……似乎就只有新转来那个了。于臻一捶手心,原来那个什么知信姓朴啊。

正准备低头继续看,忽觉光亮被挡。

小学老师教“Don’t read unedr the sun”也教了眼保健操,虽说视力是不错但,没有充足的光线看书是会伤眼睛的。于臻转个方向重新面对阳光,视线却不自觉往上移。

刷地心就凉了半截。

这又不是白烂肥皂剧哪有那么巧啊。

朴知信就站在面前,表情冷漠目光凛凛。

果然下次还是不能做亏心事。其实他也只不过是观赏一下同班同学的作业嘛,发出点笑声无可厚非,但实在是非常的有趣,把情绪憋着很容易生病的。于臻在心里念叨,朴知信你黑着脸是要去竞选午夜凶铃续集女主角么。

啊对哦,那张脸长得是去反串也没关系的。

 

朴知信实在是摸不请他怎么会这么倒霉了。这辈子他安分守己一直都是新世纪好少年师长眼里的模范生同学仰慕的对象(想到这里他暗道爱慕就免了),唯一的可能就是上辈子做了什么足以影响这辈子的事。

朴知信摇摇头。绝对不是主观原因,肯定是眼前这个瘟神的错。

他死死瞪着于臻,目光里的杀气足以让花痴们看到也不会以为他在放电陷入YY

“啊啊,那个,”于臻还是一脸不知死活,“写得—”

朴知信懒得听下去了,一把抽走本子,继续黑着脸掉头就走。

 

我还没夸你写得很有趣哎,忽视别人真是罪过啊罪过。于臻继续怨念。

本是想提醒他这是今天的作业要交的,可是想到火上浇油得看时机,如果现在贸贸然上去搭话的话很容易从普通的交作业演变成为校园暴力事件,勇者斗恶龙不是他的兴趣。

于臻弯腰继续捡本子。

 

千辛万苦跋山涉水(乱入:其实没这么夸张罢)到达老师办公室后于臻敢说自己明白了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后的心情。

“作业交齐了。……哦,还有……”

“朴知信他自己交过来了。”老师抖抖手里的本子。

还以为他会把本子扔到硫酸里煮掉然后火葬彻底毁尸灭迹。

站了一会实在觉得待在这里既没意思也无意义,于臻打声招呼准备要走。

“等一下,”老师叫住他,“于臻,朴知信他刚转过来,你知道吧?”

那是当然,还记忆深刻。不过没事扯这个干吗,有人打小报告么。

“知道啊。”

“那么……”明显在斟酌词句,“作为同学你应该在学习上帮助帮助他吧?”

不详的预感浮上来。于臻拼命想把它压下去,因为前人经验,好的不灵坏的灵。

“是很应该,平时我就十分的关心他啊。”于臻在背后用手画着十字祈祷,但愿撒个小谎不会被上天惩罚。老师明显一副在忍笑的表情,想必朴知信的作业又被浏览了一次。

“那就好。朴知信的中文比较差,你可以辅导一下他么?”2005.12.1 凌)

 

http://spaces.msn.com/members/kurosakiaki/Blog/cns!1p4ojEd7sCAf3g1b_RDT4pgw!330.entry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