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接力[15]  

2005-12-20 18:36:2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

蓝仁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岳小矜的名声正是被于臻败下来的,若一个不好他蓝仁也上了文学社社刊或八卦周刊,他这班长就不用当了。

岳小矜没想到连蓝仁也不买她的账,急忙搬出有分量的话来压阵脚。

“你甘心眼睁睁地看着朴知信投入于臻的怀抱?”

蓝仁十分狼狈地停下来,心惊岳小矜怎会知道他的秘密(她某些方面还是很强地),嘟囔了半天才道:“于臻已经不教他了。”

“算了吧,”岳小矜笑了起来,“连我这个外班人都看得出来,朴知信最近就像丢了魂似地。你这个班长在他心中看来没什么分量嘛。”

看看蓝仁此时的脸色,岳小矜适时地问道:“蓝大班长,你手上有没有什么于臻的把柄?”

 

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习题,朴知信颦起了眉。现在怎么也不该去问于臻,但是蓝仁的讲解他也听不懂,那只有……

“谢逢江,这道题……”

谢逢江有些吃惊地看着朴知信,正要开口,下意识先往后排看了一眼。没错,于臻正冷冷地盯着他。

他收回目光,垂下视线,道:“抱歉,我也不会。”

那一眼朴知信还不至于会漏过了,他脸色一沉,道:“于臻不让你告诉我,你就说你不会?”

“既然你也知道了,就别再来问我了。”谢逢江没有再看他一眼,“于臻可不那么高兴我们讲话。”

这样语气的谢逢江是朴知信所不熟悉的。还是同桌的时候,朴知信日常学习有什么难处,谢逢江总是耐心帮助,跟于臻的冷嘲热讽完全不同。如果这学校里他能有什么朋友,他原想谢逢江能算一个的。就算谢逢江很八卦地来套他的话,朴知信念在他帮助过自己不少也没有介意。

现在这是怎么了呢?对了,上一次也是这样,冷漠如冰的语气——

“照着答上去罢,他不会诓你的。”

一阵寒意从朴知信心底升起。仿佛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驱使,他一寸一寸艰难地移动头颈,看向这个教室的最后一排。

于臻已站起来,一抬头正对上他的视线。什么也没有说,他默默地看了片刻,就这样走出门去。

这样的于臻和这样的谢逢江令朴知信感到害怕。这两个人,到底在想什么,他不知道。他从未试过要去了解,只得同样沉默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觉得现在这个状况有趣吗,于臻?”谢逢江一哂,“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其实我一直也不明白。”身旁有人开口,谢逢江望去,是班长蓝仁。于臻并没对其他人说起过操场事件,所以谢逢江虽然知道蓝仁常向朴知信献殷勤,却还不知道蓝仁对于臻怨恨深重。

蓝仁看谢逢江默许他说下去,也就不客气地在他身旁坐下。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以语文课代表的性子,怎么会自找麻烦地去辅导朴同学。”

谢逢江看了蓝仁一眼,道:“老……班主任的命令,他哪里敢不从。”

“我不这么认为。看起来他十分之主动呢。”

从前期一下课于臻就跑过去来看,确实容易误会。谢逢江点点头:“于臻喜欢捉弄人,他大概觉得那是个不错的玩具。”

蓝仁朝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道:“那么……于同学以前只要遇到不错的玩具就都是这样积极的吗?”

“这也是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一点……”谢逢江大概是因为近期不可思议的事太多,居然照着蓝仁的思路考虑起来。

“不明白的话,问问他本人不就好了。”

“问?”谢逢江摇摇头,“搞不好被他K死。”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问问没什么吧?”蓝仁的每一句话都经过授意,一步步把谢逢江往钩上引。

谢逢江的脸色很古怪地变换了一下,笑了笑道:“也好,省得这问题憋在心头闷死我。”

 

“刚才我经过花坛,看见语文课代表和副班长在吵架的样子。”蓝仁回到座位,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说。

“那又怎样?”朴知信不愿深入去想,只是随口应道。

“好像提到你的名字了,不去看看好吗?”

朴知信表现出明显的迟滞,然后道:“可是这是别人的隐私……”

“既然提到了你,我想,你有权知道的,朴同学。”

朴知信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

 

“捉弄朴知信很有趣的吧?”

“从刚才讲到现在,你究竟想表达什么?”

“我只是不知道,毫无责任心可言的你,居然会为了老颜一个命令这么卖力地辅导人家,真想不到呢。”(葡萄真酸呀= =

“随你怎么说,我要回去了。”

“没好处的话,还是不会积极得令人生疑吧?”

“喂,你……”

“竟然还积极到,连考试也服务到家,啧!”谢逢江提高了音量,“何苦为了朴知信,险些把自己的名声也赔进去!”

“……呵,”于臻不怒反笑,“名声啊,浮云而已。倒是老颜,最后还是把我的财路给断了。”

……财路?

“一开始我不答应搅这麻烦,他又是威逼又是利诱,说什么‘朴知信老爸在外企,朴知信中文提高的话好处是大大地有’,结果考试出张BT题刁难人。我好辛苦帮朴知信做了份能及格的答案,他居然玩阴的跟朴知信订那条件一脚踢开我。唉,颜狐狸你考虑得真周到啊。”

……财路……于臻只是想从他那里捞到好处才辅导他的吗?

朴知信全身开始发冷。早就该知道的……这种事早就该知道的啊……

无意识地迈开脚步,“当”,踢到花坛的铁栏杆,把所有人吓了一跳。朴知信一点也不觉得痛,缓缓地向前迈步,一直走到于臻面前,双眼直直地望着于臻,仿佛要看到他的眼底。

“原来……我还以为……”声音有点枯涩低哑,并没有继续下去。

于臻脸上的惊讶只持续了一小会,接着恍然大悟地微微一笑。

“既然你听到了,那也好。反正,你迟早也会知道的。那现在,你要动手么?”

朴知信双眼一瞪,提起了拳头。

一直呆住的谢逢江终于回过神来,忙喊道:“别动手!”

朴知信却并没有打下去。他慢慢放下手,沉默地穿过于臻与谢逢江之间走出去,脚步还因为刚才撞到而有点蹒跚。

 

一直到朴知信走得足够远,于臻才重又开口。

“我想来想去,文学社社刊的事怎么会走漏了风声。原来是你呀,蓝仁。”

树后的蓝仁不敢动,岳小矜却走了出来,趾高气扬地笑道:“唉,所谓同学友爱,也只不过是如此啊。”

于臻看看岳小矜,又向蓝仁的方向看看,点点头道:

“不错,真是不错的报复了呢,对你们两个来说。”

 

下期预告:

—已经逐渐无法隐瞒的情感,主角们未来的走向是……?

僕も知らない(殴)

2005.12.20 saya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