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接力[5]  

2005-12-04 14:16:0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朴知信的神色和语气都相当不善,于臻明白这不是说“不要”就可以推掉的,于是他笑眯眯地回答:“朴同学,你隐形眼镜不见了我十分同情,但是,你不觉得我坐得这么远帮你抄笔记太辛苦了么?”他瞟了一眼旁边脸色不太好的班长,补充道,“而且,我相信班长蓝仁同学一定会很高兴帮你的。”

朴知信一动不动盯着于臻,又开口道:“你帮我抄。”

于臻确定朴知信是针对他的了,理由大家心里清楚。他想了想,仍是用那笑眯眯的样子说道:“朴同学,我刚刚说了,班长蓝仁同学一定会……”

“你,帮我。”朴知信的话一句比一句短,导火线一秒比一秒接近尽头。

挖哈哈哈,朴知信到现在还不知死活,等一下哭不要后悔啊。

只见于臻迅速换上一副谦虚诚恳的样子,大义凛然地道:

“朴同学,我是受班主任之托为你补习语文的。我们都希望你的中文口语水平能尽快赶上来,所以我出的题目可能难了一点,希望你不要因此而介意。同学们都能体谅你的困难,只要你开口,大家都会很热心的。只让我一个人帮助你,就剥夺了大家关心你的权利,对不对?”

于臻这段话从台面上来说真是漂亮,但是他的真实意思比较隐晦,因此经过翻译以后其实是这样的:

朴知信我知道你不爽我借帮你补习刁难你,但又不敢违班主任之令,因此特地给我双小鞋穿穿。可惜老子不上你的当,除非你敢公然地说“我就是要回整你”。哦就算你想说也说不出来,因为你中文口语烂。

朴知信被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气得浑身发抖,苦于没有反驳的实力,只有紧紧地咬着牙一言不发。

这时打圆场的NPC出来了。

“唉呀,上课铃都响了,你们还站着干嘛?于臻说得没错,他坐最后一排要抄笔记实在太为难他了。我帮你抄吧。”说话的人是朴知信的同桌,副班长谢逢江。

眼见老师已经走进办公室,朴知信强忍怒气坐了下来,而于臻带着胜利的微笑回到了座位上。

 

课上,谢逢江心情愉快地做着双份笔记,差点没笑出声来。

实在太开心了呀,他已经多久没看见于臻如此兴致勃勃地动用他束之高阁的脑细胞殚精竭虑地去对付谁了。那家伙虽然很能惹麻烦,但若非认定有利可图,断然不舍得花费心力去摆平的。

没错,谢逢江正是与于臻同学三年的死党,天底下若说谁最了解于臻,自然非他莫属。虽然有着不相上下的头脑,但这二人却并没变成瑜亮相争的局面。谢逢江看起来温文有礼,是标准的好学生,于臻的毛病他一个也没有,就连于臻也纳闷他们怎么就会是好朋友来着。

朴知信不知这其中的诸多曲折,沉着脸半晌,才问:“你为什么高兴?”

谢逢江笑笑,说:“能帮助你,我很高兴啊。顺便说一句,于臻这人不太诚实,其实他是想帮你的,不然他早不甩你了。”

朴知信被弄蒙了,用奇怪的目光看来他好几眼。

而谢逢江兴高采烈地想:朴知信啊朴知信,快提高你的中文口语水平吧,这样才可以骂回去啊,能对骂才有趣啊。

 

于臻想自己肯定是刚才的一番斗智斗勇害他动用大脑细胞太多烧坏了(哪有这么容易坏- -),不然他为什么想起要做笔记了呢?

今天这几门他不要说做笔记,就连课本也极少翻开。考试前只要参考一下模拟题的答题思路,再划一下课本重点,然后归纳好课文提纲脉络,就能很轻松地过关了。因此……他……不知道课堂笔记怎么做……

“喂,借我看下。”

于臻伸手把邻座的笔记本抢过来看看,再对照一下黑板,发现所谓做笔记就是抄板书,再一看老师归纳得还没有他好,鼻子里顿时发出不屑的闷哼。

朴知信横眉怒目的,就是要让他帮抄这没用的东西?

于臻强迫自己把黑板上的字连同值日生安排表一起一字不漏地抄了下来,猛地想起谢逢江已经在做了,而且谢逢江的字比他的鬼画符好看得多,不由得大摇其头把这页废纸撕了下来揉成一团塞进抽屉。

 

“于臻你要去哪里?今天你值日不准逃跑!“劳动委员一声断喝,把正要溜号的于臻吼了回来。迫于强大的舆论压力,他只得拿起扫帚开始扫地。

没办法,那就苦中作乐吧。于臻的乐趣就是把掉在地上的什么尺子橡皮之类的无声无息地扫掉,一面还长叹一声:“唉,谁叫你们叫我做值日啊。”­-_-b

忽然地板上闪了一下,以为是什么好物,于臻立刻拣了起来。可惜,那只不过是一片小小、圆圆、硬硬的透明玻璃。这是……隐形眼镜……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朴知信的。

不过,隐形眼镜怎么会掉在地上的?

于臻一根手指敲着下巴回忆。当时,他不断地逼着朴知信做题,朴知信大概是觉得眼睛很辛苦,就用手揉了一下,后来好像视线就茫然了,再然后就是逼抄笔记事件。那隐形眼镜,应该就是那时掉的吧?

于臻干笑一下,这与他似乎干系不小啊。

 

这时朴知信正好走进教室,模模糊糊看见自己座位附近有人,忙问:“谁在那里?”

于臻迅速反应过来,面无愧色地把镜片举起来,说:“我扫地时扫到的,这个隐形眼镜镜片,是你的吧?”

朴知信还没走过来,看不清人影,略一呆,脱口而出:“脏了,不能用了。”

于臻只道他说自己手脏,心底火起,冷冷地道:“好啊,我手脏,不能用了,那就请朴同学赶快去配一副新的干净的,不然还要麻烦同学帮你抄笔记。”

谁知朴知信皱着眉头沉吟半天,才不甚流利地分辩道:“不是,眼睛不能沾细菌,落地不可以再用,我有备用的。谢谢你帮我找。”(2005.12.4 saya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