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接力[6]  

2005-12-05 15:17: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spaces.msn.com/members/kurosakiaki/Blog/cns!1p4ojEd7sCAf3g1b_RDT4pgw!340.entry

听到“谢谢你帮我找”这句话于臻火下去不少,点点头说:“啊不用谢。”暗道想不到朴知信这小子人还不错,知道谢字怎么说。

当然他还记得大前提是什么,那就是朴知信不知道现在在跟他说话的人是谁,不是这样的话他绝对会发飙然后把手里的书包扔过去。随即他想起朴知信知书达礼就算知道被耍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当然实际上更倾向于是不能言。

朴知信来教室本是打算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回家拿眼镜,免得像今天一样被于臻找到机会抢白,他倒是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像是自讨苦吃。想到于臻他就来气,同时开始奇怪这个值日生声音听起来怎么挺熟悉的。

看朴知信的神气忽然像是开始想东西于臻暗想要糟,正准备待会就找个墙角把扫把扔掉溜之大吉就听见劳动委员吼:“于臻!你还没扫完是不是!”

“扫完了扫完了……”于臻飞快地把扫把整理好抓起书包还不忘向劳动委员道声再见让她怀疑于臻今天是吃错什么做事这么有效率。然后她发现也在教室里的朴知信呆在原地脸色不对就好心提醒了一句:“朴知信,教室要关门了。”

 

朴知信的脸色现在能好看就奇怪了。他自然认出了刚才跟他聊天的人就是一天到晚逼他学语文表面上道貌岸然内里喜捣事爱搅局嘴毒无比的于臻

他刚才对于臻说什么来着?“谢谢你帮我找”?

什么帮他找眼镜,怎么看这家伙都不安好心。

这几天发生的事综合起来让他认为,于臻实在是一个很讨厌,不,是世界上最让他厌恶的人。

辅导语文是不是?朴知信想。

 

于臻最近相当高兴。

一是朴知信竟然乖乖听话叫他学习就学习做题就做题。早就该这样嘛,妥协点不是对双方都有好处么。想象着银子将如流水般的到手于臻就有种想仰天长笑的渴望。

当然以他的头脑是可以大概猜得出朴知信转态的原因。他倒没打算去追究,因为老实说现在这种状况相当不错。

二就是教室周围终于没有那一堆常年存在的来看美少年的花痴了。朴知信自从隐型眼镜弄脏后戴来的所谓“备用”眼镜就是一副标准的又大又沉的黑框眼镜。那副眼镜足以挡住朴知信半张脸,原来的美色自然也看不出。

想当日朴知信一以这种模样出现在同学们面前时大部分人的反应是先石化然后去找掉在地上的下巴再然后哄堂。表现良好的是两位班长,谢逢江只不过是把嘴里喝的茶全喷在地上,而蓝仁同学则是手一抖在他原本想稍做修改的作业上画出一道明显而又亮丽的墨水迹。教生物的小章就是为了看朴知信才申请来教这个班的,结果自然是大失所望,还好有几个班干部看着还是不错的,比如说于臻和谢逢江。

看着全班的反应朴知信十分尴尬地结结巴巴解释,大意是隐型眼镜配好要过几个星期,只能先用这副眼镜充数。好不容易听懂后女同学们才松了口气,想过几个星期就又可以看到全貌了,反正一切事物如果没点神秘感就没追求的价值了,黑框眼镜就先这么着吧。

于臻看到的反应先是楞了一下之后开始冷笑。朴知信不大能忍受这个,问:“怎么了?”

“不是,只是觉得祸水终于肯收敛一下了感觉很欣慰。”于臻阴森森地说。

朴知信很想顺手就拿本书抽他头,告诉他自己的听力并不烂。不过最后未遂。

 

下课后于臻正跟谢逢江聊天难得没过来刁难朴知信。朴知信正觉得没事干,坐在窗边的同学说有人找他。

朴知信回忆一下,他在别的班没有认识的人,谁会来找他?

等在外面的是个他没见过的人。朴知信决定开门见山:“你是谁?”

“官海祺。”

单说这个名字朴知信是听过过。学校大股东的侄子,在校内不可一世的很。

官海祺打量一下他,说:“也没什么特别嘛。”

朴知信无语。难道说把他叫出来就是为了看他?“没事我就先进去了。”

“等等,抢了我马子的人怎么可能不仔细看看?”

马子?朴知信想了会才记起来这个词的意思。

官海祺有点生气:“小衿是校花级的美女,你该不会忘了吧?”

朴知信倒很想反问句从何忘起。每天的那些情书礼物他根本懒得去动,自然没听说过什么小衿。

官海祺看朴知信一副茫然的样子开始火大,突然伸手拿了他的眼镜。

“哦……现在看还真不错。”官海祺扫了眼,然后把视线放在眼镜上,“镜片还挺厚,如果没了的话你该看不见东西吧?”

朴知信总算弄懂对方的来意了。想必那个什么小衿因为自己甩了眼前这位大少爷,现在人家来报复来着。

这种事件以前也不是没处理过,只不过现在实在是……沟通的问题。

官海祺冷笑一声,想从此以后这小子应该不会这么张狂了吧。正准备收起眼镜却被一个人拿走了:“官海祺,随便拿别人的眼镜不是好事呢。”

 

官海祺皱眉:“你没事来做什么,谢逢江?”

谢逢江一笑:“不是,教你些做人的道理罢了。”

“那还轮不到你,眼镜拿过来。”

“拿回去也是不要紧的,只不过我同桌的眼镜丢了很容易造成麻烦,我可是身为我们班的副班长来着。”谢逢江继续笑着说:“而且官同学,你在校外做的一些事如果被抖出去了应该很难办吧。”

官海祺强笑:“胡说什么。”

“要证明是不是完全可以试一下,总有些知情人在的。”

官海祺看了一眼谢逢江,表情不大像说笑。“这次就算给面子你,下次再敢这样的话下场就很难保证了。”

看着官海祺带着一脸不爽走掉,谢逢江把眼镜递给朴知信:“朴知信,你最好以后少跟这种人打交道。”

 

两个人默默地回班。朴知信是在回想刚才的事,谢逢江可是有许多感慨。

这得从刚才说起。

首先发现不对的是于臻。凭他的大脑就算听不到外面的对话看情形就能猜出八分:“官海祺好象打算对付你同桌哦。”

“那又怎样?”谢逢江耸耸肩继续看书。

“你是班干部耶。”

“你也是啊,还是辅导他语文的那个。”作为副班长谢逢江自然是知道不少,“而且就算我过去又有什么用。”

“官海祺在校外做过点见不得人的事,基本上是他叔叔帮他瞒着才能进这所高中的。”

谢逢江好笑地看着他:“这么清楚为什么不亲自去?”

“狗咬吕洞宾听说过吧。”

“听说过。所以我就该去当黑脸是不是?”

“是时候破坏一下你好孩子的形象了。”于臻眼神诡异地盯着谢逢江。

想到这里谢逢江不禁叹了一声。于臻你真的很不诚实。

2005.12.4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