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接力[9]  

2005-12-08 13:09:43|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

关于韩国转学来的美少年朴知信与于臻如何如何的花边小道消息在校花岳小矜的主导下,在校园里迅速地流传起来。基本上,是每天都有新的版本。比如,故事起源的“朴知信当众拒绝校花岳小矜”,已经理所当然地变成了“朴知信当众向于臻告白”。更有若干立志报考新闻学系地同学们在校园八卦周刊上刊载了专题报道,标题是诸如《朴知信不爱红颜爱须眉:坦言XXXXX》云云。

现在,只要于臻一靠近朴知信,就有许多意味深长的眼光看过来。这眼光并不仅限于本班,二班的教室外也是再次水泄不通。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朴知信的被告白率,虽然他走在路上还不时有闪着星星眼的女生跑过来,激动地说“我支持你们”之类的胡言乱语。

最大受害者朴知信的心情明显地变差了,每日板着一张寒冰脸来上学。那些悄悄话的嗡嗡声终日萦绕在耳边,的确会把人逼疯。而且虽说是悄悄话,音量却刚好足以让他听清楚。于臻这名字在他心里早已被用各种酷刑折磨致死了无数遍,但现实生活中朴知信仍然按兵不动。倒不是因为涵养好,而是他决定弄死于臻之前,先要用中文痛痛快快地指着于臻的鼻子骂一顿(用韩文骂于臻听不懂= =),所以他现在暂时忍了。

于臻却不为所动,若无其事地在各种流言蜚语中穿行。岳小矜在二班的黑板上画他跟朴知信的爱之伞,他看了之后笑了笑,就把伞下的名字改成她和官海褀的,然后又到五班和官海褀所在的八班各画一个。岳小矜指使同人女们在校园八卦周刊上写他和朴知信的专题报道,他就跟谢逢江一起把校文学社当期的社刊硬是变成了《岳小矜与官海褀爱的罗曼史之回忆录》,二者的发行量居然不相上下。总之,岳小矜一炒作于臻X朴知信,于臻这边就会相应地放出校园恶少官海褀与校花岳小矜的各种轶事。同官海褀这种人间败类交往是岳小矜人生的一个污点,于臻却利用官海褀的把柄,从他口里不断挖出岳小矜的许多有趣的消息。

在谢逢江看来,于臻对于自己成为绯闻主角并不在意,因为他的心思已经放在了与岳小矜的其乐无穷的斗法之中。这样的于臻重又恢复成初中那个生龙活虎的样子。反正绯闻也没牵扯上他,那就让他也来帮于臻为些无益之事,以遣他谢逢江的有涯之生吧。

 

“来来来,朴知信,这是你今天的功课,好好做啊!”于臻笑咪咪地把一张试卷放在朴知信桌子上,然后溜回自己座位。

“朴知信,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就问班长啊!”谢逢江也笑眯眯地说,然后就跑到最后一排去跟于臻嘀嘀咕咕。当然,他控制得很有分寸,并没让岳小矜有机会把花边小道消息变成“朴知信、于臻、谢逢江的三角关系”。或者也可以说他藏得太好了,岳小矜本该想到单凭于臻一个人是做不来这么多的。

“那个女人今天又有什么动静啊?”于臻翻着前几期的八卦周刊,上面有许多标题字体很大号的小新闻,甚至还有照片,而且那些不伦不类的照片上人物的眼睛处还很可疑地打上了黑条处理。

“……没有。”这也是谢逢江认为值得警惕的地方。

“难道她山穷水尽了?”于臻口气虽然是满不在乎的,但警戒心早已敏锐地抬起了头。

“我在想,岳小矜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这回轮到于臻右眼皮抽筋了一下下,干笑道:“应该不至于吧。我怀疑的是另一种可能。”

于臻的感觉通常是很快就会应验的。

“于臻,班主任找你。”

呃……

 

“老……颜老师,您找我?”于臻有段时间没进这办公室了。

老师不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看看于臻,终于开口道:“于臻,最近朴知信的语文成绩比起过去,算是小有进步了。”

“是、是么,那就好。”

“其实,我最近听到一些传言——”

于臻的心一沉,看看颜老师一副“快来问我”的样子,只得不情愿地接道:“什么传言?”

老师笑笑,好整以暇地道:“是关于你和朴知信的。”

果……然。

于臻知道老颜有许多眼线,但他已经和谢逢江一道利用职务之便尽量把事情压下来了,怎么还会走漏了风声?

“我?我怎么了?”于臻想试探一下老颜知道多少,高中的班主任不该是放手不管让班干去做的吗?

老师放下茶杯,郑重其事地道:“于臻,我知道你们正值当年,不过……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啊。”

这算什么?老颜真的以为他跟朴知信“有什么”了么?于臻确定颜老师桌子上成叠的试卷后面,定然有那么几张很可能是从同学手里收缴过来的校园八卦周刊了。他咳了一声,道:

“颜老师,那个……所谓‘流言止于智者’,您不会把街闻巷议当真的,是吧?”

老师不语,只是一直看着于臻意味深长地笑。根据心理学分析,于臻很可能会沉不住气自乱阵脚。

但是于臻从从容容地反击道:

“颜老师,群众的目光与其说是雪亮的,倒不如说是捕风捉影的。因为您派我为朴同学补习语文,才会有了这么多的流言,难到您不怕您召见我这件事,会被传成临幸么?”

临、临幸?老颜呛了一下。好你个于臻,牙齿还真利。

也罢,好戏才刚开个头呢,何必这么快就插手?老颜大手一挥,算是结束了这次谈心。

然而就在于臻庆幸万分地离开办公室时,老颜又微微一笑,一句话让他的脸色又白了。

“这期的文学社社刊我看过了,文笔不错嘛。考场作文也能写这么好就好了。”

(2005.12.7 saya)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