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Reflection[拾肆]  

2006-10-10 19:40:1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拾肆]
“啪”!
光手一扬,钱包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砸在岳的脸上,冷冷地道:“又不是小孩子,成天要什么哥哥,像个傻瓜一样。”
“哼——”岳不知哪里来的胆量冷笑一声,“你这个被领养的小鬼,又怎会懂得,我的哥哥对我有多重要。”

“这样一来……除了那个伪侄女以外,千川桥屋的死者,应该没什么亲属了吧?”
“不……”泉光子郎吃力地动了动身子,体温越来越低,意识越来越模糊,他感到生命正从体内一点点流逝。
“城户丈那边查不出来,不过那个石田大和……我记得有一个在国外读书的弟弟……”

“我看,”光一直绷着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嘲讽的笑意,“你连你哥哥生前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岳的脸色变了三五次,终于咬牙道:“假如我不知道,我就不可能找上疗养院了。”一抬头惊道:“你要干什么?!”
光转过身去,在车厢后座里翻了翻,拿出一捆绳子。
“原来这里还有这么好用的东西,那我就用一用吧。”说完,光结结实实地把岳捆起来。由于大幅动作而滑落下去的袖子下面,手臂上隐隐约约可见触目惊心的针眼与伤痕,有新有旧。
“你……”岳似是被惊住了。
“怎么,莫非你以为我能活下来,还会有别的理由吗?”虽然语气仍然是波澜不兴的,但使人不禁想到,这么多年来,她都在过着怎样一种生活。
“‘Reflection’……”他喃喃地道。
“噢,原来你也知道啊。”光淡淡地道,“那就更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
“因为已经研制成功了,所以,就不再需要他们了,是么……?”鸟尽弓藏,对于这个冷酷无情的行业,也是不难想象的。
光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偏过头来看着岳。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对,没错,可是他们还需要我。”
岳颦眉苦思一会,猛地抬起头道:“光,让我带着你逃走吧!这样你就可以不必受那群家伙的折磨了!”
光冷笑一声:“连迷幻药和致幻剂都分不清的愚蠢家伙,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你以为你是谁,能逃得过追捕吗?”
岳生气地提高了音量:
“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玄虚,但是我是不会让我哥哥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成天耍心计绕着圈子坑人玩,这样做难道很快乐吗?!我倒是愿意你真的只有五岁心智,就知道荡秋千玩娃娃!小孩子的话,就不必明白无论荡得再怎么高,也飞不出疗养院的高墙!”
光扬起手来就要抽他一个耳光,可是却呆呆地抽不下去。她叹了口气,道:“那我问你,你知道阿须奈吗?”
“阿须奈?”岳茫然地道,“我在国外生活了很久,不太清楚。对了,这部车子是个阿须奈人卖给我的。样子还很新,真不知他为什么要卖。”
“是很新,有点可惜。”光伸手打开车门跳了出去,“你就和这很新的车一起……嗯……”她想了一下,“你们都给我去天国吧。”
“你、你说什么?!”
她缓缓地在车子的自动驾驶区按了几个键,把电子地图航向设定为2千米外的断崖。
“你疯了吗?!快停下来!”岳绝望地喊道。
“你难道不明白吗?”光忽然笑了起来,是那天他们初见时,假装成只有五岁心智的小女孩,从前曾经叫做八神光,现在,只剩下一个名字的“光”的灿烂的笑,“我是十一年前阿须奈绑架案和去年千川桥屋案的唯一见证人。杀了你哥哥他们的人,就是我。”
“我帮他们灌下了他们弄出来的新致幻剂,站在那里,看他们拿着刀发了狂地互相砍,把家俱、房间、还有他们自己的身体弄得全是血。然后我走出来换了衣服,到千川城北去,把我的房间一把火烧掉。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在9月7日,也就是今天过生日吗?去年的这个日子,我终于摆脱了他们得以重生,这难道不是生日吗?哦对了,你所了解到的10月18日那个生日,是他们把我从阿须奈绑走之后,擅自决定的。”
“好了,遵照你的最后一个愿望,我已经告诉你他们是怎么死的了。现在,就让你买给我的小狗布偶陪你一起去天国吧。顺便再提醒你一下,你一直取笑我抱着不放的那个抱枕,并不是海豚哦。那是海洋里最凶狠的生物,鲨鱼。那么,晚安。”
光想了想,又轻笑道:“不必用那种眼神瞪着我。至少我觉得死掉对于你亲爱的哥哥石田大和,是种解脱。为了找我的替身,放火把那个小女孩烧成焦尸之后,他好像差不多每晚都做噩梦,成天想着把自己灌醉。他胳膊上也有一堆针眼,那可不是他在自我麻醉——他和我一样,是笼子里养着的小白鼠——懂了吗?”
她按下按钮,车子开始平稳地向前滑行,不一会,就消失在视野里。
忽然光身体一晃,吐出一口鲜血,向后靠在树上。她休息了很久,直到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疗养院的门口走去。不管怎么说,这副身体要几次三番地使用催眠术,实在太勉强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不这样的话,又怎么能在这个险恶的世上活下去。只有活下去……

“我回来了!”她高高兴兴跑进院子,就像个无忧无虑的五岁小女孩那样。空在屋子里午睡,是像只有王子才能唤醒森林中睡美人那样的午睡。现在,她要去唤醒空了。院子里种满了罂粟,再过不久,就可以开出美丽的花了。
没错,阿须奈的传统就是那样。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人在用阿须奈种植的罂粟制作出各种药剂在村民身上实验。有人发了狂也有人悲惨地死去。一年一度的祭典,就是外人来村中进行大宗药物交易的日子。通向秘密罪恶的罂粟地的道路,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尾声]

在阿须奈冰冷的山洞里,八神太一在做着梦,一个永远也不会醒来的梦。
梦里的他身在千川市区的街上走着,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前方,走着一个女孩子。太像了。假如他的妹妹还活着,就应当是长的这个样子。他并不知道等着他的是什么。
小女孩回头发现了他,高兴地叫起来。他们一起去玩了很长时间。最后,他又带着小女孩到店里,挑了一个大大的海豚抱枕。小女孩告诉他,她也有个很长时间没有见面的哥哥。哥哥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假如她被关在恶魔的城堡里,她哥哥一定会不顾危险地把她救出去。在这之前,无论忍受多么大的痛苦,她都一定会活下去。因为他们约定了。

在空细心的抚慰下,躺在自己舒适的床上,
抱着大大的抱枕,光轻轻地合上了眼睛。
她一定会活下去,不管怎样都要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
-------------------------------------------------------
写完了。已经把这么多内容都塞进去,我想,用不着再来补遗了吧。一直写到13,我才感觉到这故事稍微有点意思了。《Reflection》里我想说的话,已经都在小说里了,所以,我现在觉得很满意。
P.S:千川组全灭XDDD(R11,山小屋组全灭)2006.10.7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