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True Tears爬完S1专楼写的点东西  

2008-03-20 02:17:37|  分类: 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女的,但是涉猎比较杂,所以男性视角和女性视角的作品都看的比较多,对于真实的女性的想法和ACG里面塑造的缩卵男套路都是可以理解的。不同的是,我是剧情派,对于剧情的起承转合,表现手法上的张力,人物性格的描绘,人物本身的情感互动,内心冲突,特别是自身成长这些比较看重。而且一部好的作品我希望人设,分镜,CV,音乐,背景这些全都是为了体现剧情中心服务,都是为了表达制作方的意图。至于人物魅力如萌不萌lo不lo,或者有没有杀必死啊燃啊狗血啊这些商业元素,不是我选片的重心。

TT跟时下的后宫片或者GALGAME不相同的地方,在于脚本花了很多功夫,以很少见的细致度来描写我特别关注的角色内心冲突和成长历程。呃,虽然真一郎在我看来跟后宫男猪脚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以我身为女生的立场,关注的重点当然是三位女主角的成长之路。
真一郎跟谁在一起我没有兴趣,无论结局达成谁的路线或者根本没有选择,我也没有什么期待。但每一个女主角想要成长,则是必须「要从真一郎这里毕业」的。真一郎本身软弱寡断不想伤害任何人的想法,也就是每每被骂的所谓やさしい,除了他自己也弄不明白或说不愿意去弄明白之外,拖得越久,女主角相应的期待越多,失望当然也就越大了。最后,真一郎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办,因为自己的性格,缺乏自信,隐隐的还有自卑和对旁人期许的沉重压迫感,他反而越不想去考虑那个可能性。「やがて来る『終わり』その日までに」(在终将来临的「终结」之日前),他很可能是什么也不做的,或者说,他还在指望着有什么人能替他解决他的困境。

真一郎这么一拖,女主角们可就没有办法了。总是等着王子来救高塔上的公主,怎么等都不来,可是洪水一天天的就快要淹上来了……很难说她们的转变是主动的,一方面是小地方的保守心理影响,另一方面,她们自身刻意压抑了自身的需求。也就是说,只要事态还在她们的承受底线以上,选择的应该都是尽量不改变或者尝试接受这种现状。比如比吕美一开始选择的去接近乃绘,爱子因为认为真一郎身边有比吕美而选择跟三代吉在一起,从而能够留在真一郎身边,等等。
以真一郎的脓包性质,只要像4号一样给他加一点压,很可能就得手了。那么,为什么他们相处这么久的时间里,比吕美和爱子都没有出手呢?
外因很容易回答,比吕美寄人篱下,爱子酱旁伺强敌。只要一告白,不是成功就是破局。破局的代价太大了,输不起,相比之下宁愿保持微妙的暧昧状态。

但是,深一层考虑,外因终究只能是推动作用。
首先说比吕美。不以先来后到的顺序排位,但是,比吕美的确是TT中着墨最重,性格最复杂,也是除了真一郎以外唯一给出该角色视点和内心直接活动的人物。
比吕美在学校带着阳光面具,在家里扮演阿信,就连面对着真一郎,也要带上眼镜伪装,所有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她自己,而只是「希望同学/家人/真一郎看到的样子」。她对真一郎伪装,是因为她想让真一郎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她隐忍养母,也不去跟父亲相谈,是在用茧把自己束缚起来换取不受伤害。她不会对朋友诉说心里真正的想法,她拒绝的并不是让友人知道,而是拒绝面对自己内心的愿望。她想以自身的忍让换取留在真一郎身边的「资格」。比吕美需要真一郎,与其说是「恋爱感情」的需要,不如说是内心支柱式的依赖。这种依赖是被动的,不是「側にいてほしかった」(想要在你身边)而是「置いてないで」(不要丢下我)。
搬家这个举动,可以看做是比吕美成长的一个重要证据。她已经不再需要在家里忍受下去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是不需要伪装的。她要选择跟真一郎发展,或者自己向前走,都是她的胜利。至于真一郎挂比吕美电话这里引起的动摇……当然,不动摇这故事就没得演了。
我之前一直都不喜欢比吕美这个角色,答案就在前面的楼里。「因为和过去的自己有相似之处」,「我所排斥的是她身上我看见的那个不器用的自己」。
我同意「青春群像剧」这个说法,而比吕美是为了能与真一郎视点分庭抗礼而设的视角。但是为什么主角的几个人不都给出视角呢,自然是因为,全能视角是最失败的视角,大家心里的想法全知道了也就没有人要看了。有主有次,有详有略,这是好作品的基本。

爱子这条路线没有意外的话是已经对真一郎关闭了的。关于她的分析在前面的楼里面已经有很详尽的解说了,我不再赘言。跟H2相同的是,她和比吕美一样,有跟雅玲很像的地方。H2有34卷,我看了34遍(迄今)。

乃绘至今还没有看到特别满意的深度解析。简单的说来,就是她希望的是真一郎能飞,真一郎认为能飞的不是自己,结果目前为止能飞的只有比吕美。。。她在收集别人的眼泪,自己却没有办法流泪,这样太残酷了。我跟大部分女生的意见相同,对乃绘是欣赏,羡慕,疼爱的。很难想象监督会用什么手法描绘她这一方面的成长。假如是我写的话,我大概会让乃绘抱着鸡跳下去,然后真一郎也跳下去救。真一郎难得地飞了一次,结果不会水,被赶来的4号或者比吕美救起来。然后两个人不可避免地挨一顿骂。。。呃。。。不行,太俗了。。。。
要么更可能是
真一郎全力阻止乃绘想不开,乃绘就对他说「那么你飞一次让我看看」……然后就是祭典END。中间太复杂了,略。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