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明日はもっと[1]  

2008-05-13 21:37:33|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御台場,牽絆之地。一些人在此相遇,一些人一直留在這裏,而還有一些人,即使離開多年,最終也還是會回到這裏。

 

「太——一?」

清臒的臉泛起淡然的微笑,太一向著她柔聲說著:「我回來了。」

 

 

[1]

東京,御台場,二十五年後。

武之內空走進超市,推起一輛購物車向超市深處走去。這個超市既深且廣,人走進去很難不迷路。當然,假如不是她已在這附近住了多年的話。

空推著滿載食材的手推車轉過拐角的糖果專櫃,刹車不及正正撞上了前方的人。啪的一聲,他手中的一袋糖果跌在地上。

「對不起!」空急忙俯下身去撿起那袋糖果,遞回那人手中。

「謝謝你。」低沈渾厚的聲音自空的頭頂響起。空仰起頭,看見一身深色的大衣,一頂黑色便帽下,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而那人的臉上,也一樣是驚奇的表情。

「太——一?」

是的,那當然就是太一了。現在,他們重逢了。

清臒的臉上泛起淡然的微笑,太一向著她柔聲說著:「我回來了。」

 

空輕聲問著:「你何時回來的?會待多久?」

太一擡起一隻手搔搔頭,說:「這個嘛……」

「爸爸?」忽然響起的童音轉移了二人的視線。太一笑著俯下身抱起有些遲疑走過來的小男孩,隨即對他道:「勇,叫阿姨。這位阿姨,她是爸爸小學到高中的同學。」

叫作勇的孩子好奇地看看空,很有禮貌地點點頭:「阿姨好,我是八神勇,今年八歲。」

空盯著那孩子,在他身上尋找太一當年的影子。片刻,她伸出手摸摸勇的頭,對太一道:「這個孩子,你把他教育得很好呢。」

太一的臉上現出幸福的神色:「當然。」

 

他們一面說著話,一面走出超市。太一一手牽著懷中捧著糖果的勇,另一手提著空買的食物。空很希望太一問些什麽,可是太一什麽也沒有問。

「我家……」空看著在十字路口前停下來等著她的太一,有些費勁地說,「在那一邊。」

「嗯,我知道。」太一等到空跟上來,然後放慢腳步。

「你知道?」空驚訝地說,「那時你已經離開御台場了。」不但離開,而且一次也沒回來過。

「什麽事情,」太一聳聳眉毛,「只要是光知道了,那也就等於我知道了。」然後為迷惑不解的勇加上註解:「你的姑姑,等一下我們就要去看她了。」

空十分意外,問:「怎麽,你們還沒有回家嗎?」

太一解釋道:「啊,我們剛回到御台場,第一個見到的就是你。」

空很能理解太一話裏的意思,於是笑道:「我是不是應該表示很榮幸呢?」

「不。」

太一站定腳步,用著無限深沉的目光久久地望著空,好像是有良多感慨,半晌卻只吐出幾個字:「幸運的,是我。」

沒有留時間給她猜測話裏的意思,太一笑著指向公寓的入口,「你家到了。」

 

「那麽,東西就放在這裡吧?」太一徵詢。勇已經睡著了,伏在他的背上。

「你可以進來的。」空低低地道,「假如我母親知道我居然沒有招待客人喝茶,她會責怪我沒有教養。」

「不了。」太一指指勇,「坐了這麽長時間的飛機,勇應該已經很了,我得讓他好好休息。」

「真是一個好父親呢,」空重新打量太一的臉,「自己反倒這麽消瘦了。孩子的母親呢?沒一起來嗎?」她不是有意要這樣問的,可是,她從來不知道太一居然已經有了孩子。太一當年離去得那樣匆忙,現在留在空的腦海中的,還是那時少年的樣子。並不是完全斷了音訊,可她對太一這些年來的生活,仍然是所知甚少。

「這孩子,沒有母親。」說的時候,太一一臉的坦然。

不必想得太嚴重。」太一笑,「外交官的薪水,還不至於養不起兩個人。」

「而且,」太一轉身走向電梯,「也足夠讓我請你在高級的法國餐廳吃你喜歡的牛排。」

「太一,你……」空又一次著實地吃了一驚,「你知道我……」

「知道。」一瞬間,空的眼中,映出太一少年時的樣子,「武之內空的事情,八神太一總會知道的啊。」

--------------------------------------------------------------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對大人的故事感興趣,並且太一二十五年後,也是我二十年後,所以一點也不好寫。第一次引入自創人物,是根據TVDA02的結局。重生版與最初版已沒有多大關係,除了共用一個題目《明日はもっと》    2004.11.26

 

老实说我很犹豫到底该不该发出来。这一篇《明日はもっと》,简直就像是我的宿命一样。它最早开始动笔的时间,大概是04年5月,我高三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写到第七话时,手稿遗失了。后来的这个版本,是大一的时候写的。那时,我看了罗伯特.J.索耶的《计算中的上帝》。我改了很多次,总想让这篇文更完美一点,更……可是不行啊,我很清楚自己的极限,我做不到。于是本文便被封印了起来。后来,写到《REFLECTION》的时候,参照了本文的一部分设定。我以为是重复了。不过时到今日,重新拿出来再读的时候,却发现原来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差劲。而为什么选择现在发出来,是因为,我想纪念一下多事的2008年里,这几天遭遇了不幸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