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君が夢見た未来、僕が夢見た未来[2]  

2009-05-12 14:48:34|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他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了吗?」

四面建筑围起庭院的住院大楼中,美美从丈的办公室窗口向下望去,那个面容清秀苍白的年轻人正一动不动地端坐在病床上,从病床的窗口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楼下庭院中来去匆匆的人们。现在还没有到访客时间,埋在乌云间的太阳向大地投出虚弱的淡金色光线。

丈想了想。

「嗯,至少他被送过来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耳朵没有什么问题,却听不见?」

「耳朵没有什么问题,却听不见。」

丈举起双手比划了一下:

「他入院的时候接受了全面体格检查、听力学和影像学检测——当然,在之前的医院也检查过。就PTA(纯音听力检测)结果来看,属于双侧极重度缺失,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双耳全聋。我们无论怎样测试,他都没有反应。」

「而他的体检结果显示,他并不是外伤、遗传、心脑血管、神经系统疾病,或是噪音、耳毒性药物诱发的听力下降。」

「怎么回事?」

美美伏在窗台前一直注视着对面下方的年轻人,看来是要看到他动弹为止,但很可惜的,他就像入了定的老禅般纹丝不动。想到他每天如此,也算是令人佩服吧。

丈垂下眼,缓缓地念出一组对美美来说完全陌生的概念:

「有一类称之为功能性耳聋的病症,专指器质性疾病无法解释的失聪现象。其中有一部分是由心理问题造成的,我们称之为——」

「心因性耳聋。指那些在生理上没有器质性病变或致聋外因,而是本人从内心感觉到的听力下降。根据已有的科学解释,这是人们通过心理防御机制无意识地将心理状态转换成心理疾病的一种表现。」

「因此,这是心病。证据就是,他所做的客观听力检测如ABR(听性脑干反应)、声导抗和DPOAE(畸变产物耳声发射)的结果表明,虽然他的听力水平低于正常值,但远未达到失聪的水平。」

丈顿了一顿,接着说道:

「因为要保护本人隐私,不能让你看具体的病历。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他转入心理科治疗,也没什么成效。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听。」

「也就是说,听得见听不见,都是他自己说了算咯?」

美美索性倚在窗边,「那要是……他说谎呢?」

 

一滴,又是一滴。

透明无色的液体从高处滴落下来。每落下一滴,都会在他手背上留下一丝微小的震动。

头顶是雪白得乏味的空荡荡的天花板,暗淡的灯光下,房间里只有时钟上永不停歇的秒针在不知疲倦地走动。再有,就是与秒针频率相同的,输液瓶中药液一滴一滴安静的坠落。

他听不到。但本来就不存在。时间的足音。

只有输液瓶中的药液仍然带着没有温度的脚步,毫不迟疑地不紧不慢地往下滴。

光子郎闭上眼睛不再去看,可是从手背上传来的震动却越发清晰。

就好像每当一滴冷冰冰的液体进入血管,都在把体温更抽离一些。

从……人的身上。

每当一滴液体滴入血管,时钟上的秒针就向前迈出一步无可阻挡的步伐,把又一丝带上体温的生命从人的身上抽离。

滴答。滴答。滴答。在单调乏味的日光灯的嘶嘶声和人微弱的喘息声中,滴落的声音却比什么都更清晰地敲打着他的鼓膜,无计相回避。

他塞上了耳朵。

 

「……不错,也有这种情况。确实有人会为了某些目的,给自己施加强烈的心理暗示,有意夸大原本听力下降的症状,以至纯音听力检测中也会出现类似的结果。临床上称之为伪聋。」

丈点了点头,「也难怪你会想到这个。心理学研究已经证实,情绪的确是会通过神经系统影响各器官的功能状态的。」

「不过,心因性耳聋与伪聋可以由诊断鉴别出来。虽然它们都属于主观行为测听结果与客观测听结果不一致,但如果是伪聋,纯音测听的重复性就会很差,也就是说,结果波动性很大,基本上每一次都不相同。」

「而你所看到的这个人,他入院以来进行的多次纯音测听,排除误差,结果基本上趋于一致。换言之,他并没有刻意去伪装,这是他真实感到的『失聪』——」

丈叹了口气。

「他的作息非常规律,他从来没有违反过治疗方针,给药就吃,打针就伸出手,检查就老老实实坐着。可是——」

「他根本不关心病情是不是有所改善,自己也没有一点儿想早点好起来的表现。每次跟他进行心理辅导,他就只会扫你一眼,然后垂下视线,什么也不说。我们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外界刺激疗法,他全都无动于衷。」

「他本人不想改善现在的处境的话,我们其实没有什么办法。他有相当严重的抑郁症,现在给他用的SSRIs类制剂(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是我们现阶段能想到的抗抑郁药物中毒副作用相对最轻,最适合长期治疗使用的了。但是,如你所见,效果并不明显。」

美美缓缓地直起身子,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对面下方的那间病房。

「……竟然有人……会不想治好,真是个……傻子。」

声音很轻,仿佛是只有自己能听到。

丈瞟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秒针正一格一格不慌不忙地跳动,时针和分针同墙上的时钟一道,精确无比地指向了正午九点。

「探视时间,到了。」

————————————————————————

被该死的科幻世界名家写作讲座所束缚的我,好不容易摆脱了阴影写得有点像样了。这一话基本都在堆砌医学名词,也许会看得有点头疼吧,不过理解要表达的核心意思即可。没说明的,就不用知道了。写这一篇文到现在,已经查了十几万字的资料论文,这也算是前所未有的了。这篇文不慎重对待不行。

写到现在为止,剧情构思离最初创意已经连续三次超展开。这一次……可能真的会很有趣了。  2009.4.26-4.28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