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君が夢見た未来、僕が夢見た未来[1]  

2009-05-04 23:59:22|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当东方微微发白的时候,光子郎睁开了眼睛。

原本就没有睡着,所以虽然天空只是稍许透亮,也足以刺痛他的视线。

而窗外沐浴在晨光中的庭院,简直是炫目得令人屏住呼吸。

赤着脚迈开步伐,双腿将光子郎一步一步带向耀眼得看不分明的庭院。

「你在这里做什么?」

庭院中灰白的石凳上,隐约有个坐着的人影。因为太耀眼了,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那,你呢?」

光子郎眯起了眼睛反问。

「现在还太早了啊。」

人影发出了爽朗的笑声,看不分明的脸上连牙齿都雪白得耀眼。

「我等的人,还没有醒来。」

光子郎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人影。

「如果……永远也不醒来呢?」

人影微笑着应答了一句什么。可就在人影开口的那一瞬间,漫天的尘埃扬了起来,将他的视听全部遮蔽。沙尘弥漫在天地的每一个角落,于是庭院连同依旧看不分明的人影与他再听不清的「声音」一道,在沙暴中悄悄风化殆尽。

当尘埃终于落定的时分,世界变得空无一物。他站在大地的一隅,沐浴着西天角上苍白的太阳的温度。金黄色的沙粒披在他身上,好像是一袭华贵的袍服将他笼罩。

 

当东方微微发白的时候,光子郎睁开了眼睛。

原本就没有睡着,所以虽然天空只是稍许透亮,也足以刺痛他的视线。

他转头望向窗外,阳光在阴霾的云层中折射出奇异刺眼的光芒。

当他的视线划过雪白耀眼的墙壁和天花板,掀开雪白耀眼的被子翻身坐起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

护士小姐推着输液车,轻快地走到他身边,笑容满面地打着手势向他说了一句什么。光子郎抬起一只手依次接过她递过来的体温计、药片和水。体温计测完后归还,药片则是和水吞服。看过体温计的数值,护士小姐收回杯子,微笑着向他点点头,又打着手势说了一句什么,转身退出了房间。

当门重新被带上的时候,世界又一次恢复成一片雪白。

光子郎从窗前向下看去,时间还早,下面的庭院空旷无人。

 

『那样做,很有趣吗?』

 

手中持着的书被飞快地抽走,取而代之,一本大记事本被胡乱塞进来,上面用粗大的油性笔写着一句话。

光子郎把视线从窗外来来去去的人流中收回。窗外的行人,或独自踏着朝来的露水走进建筑,或三两相互交谈着步向出口,他们的嘴无意义地张合着,发出他听不见的声音。但是不管人们怎样来去,院子的角落里高大的庭院树下立着的孤单的石桌石凳和长椅始终空空荡荡,并不曾有人在此停驻,也不曾有人多看一眼。

房间的门的开合或是人走在地板上传过来的震动,他多少还是知道的。就算是声音无法传递的真空中,这一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而谁进谁出,谁来谁去,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记事本与上面的字一样大得夸张,而且一样的没有品位。粉红色的纸张上画的是摆着各种各样可笑动作的花哨的小动物。

光子郎抬起头,缓缓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笑眯眯的,穿着也同样花哨的年轻女子。她正饶有兴味地用观赏神秘生物的劲头从头到尾打量着自己。看见光子郎对上了视线,年轻女子开心地笑起来,倒背的双手抽出一只,做了一个「love & peace」之类现在没人会做的老套动作,发出了嘴型任谁也不会看错的音节:

『哟!』

 

「诶,还是有反应的嘛——」

看见床上坐着的男子扫了自己一眼,又重把视线投向窗外,也就是事实上他并没有搭理自己这个事实,美美一点也没有介意,反倒是很开心。

「我还以为他会一直保持这坐禅姿势到天黑,就算地震来了也不会动弹一下呢。」

「见也见了,招呼也打了,已经够了吧?回去吧。」

丈无奈地在门口摇摇头。

 

「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丈忙不迭地连声道歉。在这种天气里独自静坐,确实会勾起人的回忆。

「不,没什么。」

女子拈起丈的杯子,漫不经心地在手里掂了掂。

「续杯吗?」

「哦,好,谢谢。」丈有些局促不安地应道。

「你又见外了。」

女子扬起一丝玩味的笑意,把续了杯的咖啡轻轻磕在丈的面前。

「我……」

丈想要找些什么话来带过去,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想,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知道的,有些人,连这也做不到。

「也就是说有人连这样也做不到咯?」

这人是魔女吗,怎么能把自己心中所想分毫不差地问出来?丈暗自抽了一口冷气,声音也磕巴了起来。

「啊,这,这个……」

「有咯?」

太刀川美美歪了歪头。

「……不随意透露病人的资料可是医生的职业道德守则啊。」

「病人的话,就没办法了呢。」

美美笑眯眯地看着丈。虽然没有更多的言语,却是比起任何言语都更难应付的压力。一旦勾起这位大小姐的兴趣,大概是什么也没办法阻止的了。

 

「你说的这个人,好像挺有趣的。」

美美漫不经心地用小匙拨弄着盒子里的方糖。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

大概在两三年前,我曾经想试着挑战某个题材,最终因为难度太大只写了开头一话就搁置了。不管怎样,事实就是,文思才气已经丧失殆尽的我从2006年之后,就再也写不出DIGIMON的同人了。我退步得如此之厉害,以至于连从前不拿正眼看的几篇拙作,都开始觉得不错了,因为现在的我写不出来。我的集中力和根性是如此不堪一击,以至于哪怕有那么多精彩的设定和细节,也没有再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所以,我把我blog上那句放了很多年的题词放下来了。

それはもう...子供じゃなくて、だけど大人でもない。」(虽然已经再也不是孩子,却也还没有长大成人。)

然而即使如此……即使如此,这一篇文我也非写不可。哪怕现在的我对过去的我早已望尘莫及。

看到本文题记的大家,应该都明白这是为了什么吧。

2008年,刚刚过了23岁生日的我,跟许许多多的人一起,度过了一个无比黑暗、压抑、痛苦、漫长的五月。

每一个见证了灾难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都是受害者。

那么,像这样的他们,要怎样才能获得心灵的救赎?

这一次,我想让每一个人,都能走到出口。

 

我真是江郎才尽了,这点字数,就写了将近20天。光是序就改了4次。好吧,开头是很重要的。

2009.4.9-2009.4.25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