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君が夢見た未来、僕が夢見た未来[5]  

2009-06-14 23:55:48|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当光子郎从安静漫长的酣睡中醒来,已经是下午时分。看来睡了一个久违的相当长的午觉。没有奇怪的梦,也没有人打扰。

柔和的风吹动纯白的窗帘,带来一丝凉意。他很久没有享受过这么静谧的下午了。

光子郎翻身坐起,发觉左手的针头已经拔了出来,应该是今天的药已经注射完毕。昨天,似乎就是这一只手被拉起拖到了楼下,现在还隐隐有一些疼痛。他向窗外的庭院瞟了一眼,昨天在那里游戏的小孩子现在并没有出现,庭院仍然是一如既往地空空荡荡。扭头看到身旁床头柜上放着的大记事本才记起,今天那个女子没有来。这个时刻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于是他下了床,向病房外走去。

走在病房外长长的走廊上,站在不远处的一间病房前的护士闻声抬头,对着他点了点,手上拿着刚刚换下来的病人的名牌。大概是有人出院了吧。这样一想,原来他自己在医院里也待了相当久了。

阳光下的庭院,给人一种易亲近的感觉。石桌和石凳虽然笼罩在浓密的林荫下,却也因为吸足了热量,摸起来比他想象的要温暖。大概……跟人的体温差不多吧。对,活着的人的体温。

坐在石凳上,他的指尖一遍一遍地缓缓划过石桌。粗糙的石料凹凸不平的表面和颗粒质感并不舒服,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这样很好。

 

「……这样啊。」

「非常抱歉,没能帮上你的忙。」护士小姐歉意地鞠了一躬。

「不,谢谢你告诉我。」美美深深地俯下身回礼,叹息无意识地逸出口中。

「那么,我可以提出申请吗?」

 

「喂。」

虽然这里并不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地板震动的病房,泉光子郎还是很快地知道了站在身后的人的身份。地面传来的那种鞋跟敲击的节奏和力度,也只能是来自她一个。

『你很喜欢待在这种地方吗?』

与平常不同的,有点沉默地把记事本递到他手里,使他感到有些奇怪。

但是这个问题的范围很模糊,这样很难回答。

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需要他做出怎样的回应呢?

怎么,还没有结束吗?

忍耐……也许再过一会儿她就会放弃了,就解脱了。

就像课堂上被叫起来回答问题那样令人难堪的漫长的沉默,也总会结束一样。

 

「……我拿到了外出和辅助治疗的许可。说吧,你是要自己走出去还是让我拖你出去。」美美一翻手腕,拈出两张表格,在这根木头的眼前抖开。

 

光子郎举起面前散发着热气的精巧的杯子,慢慢凑到唇边,把带着诱惑的的橙红色液体一小口一小口地倒入口中。放下杯子之后,拿起叉子伸向眼前的小碟。

这也是辅助治疗的一部分。如果遵循治疗者的意愿能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没有理由不这样做。

红茶挥发出来的植物汁液的单宁酸气味,中和了糕点上奶油的动物脂肪的油脂口感。当作吃药的话,可以咽得下去。

「每天抽出一段时间,在这里接受治疗。有什么疑问吗?」

美美坐在桌子的对面,把记事本推到他的面前。

光子郎默默地摇了摇头。

 

「……你啊,还记得怎么说话吗?」

美美叹了口气放下记事本。虽然相关情报大致已经从院方那边拿到了资料,但是例行的问题,也还是想再问一遍。倒不是说期待着什么不一样的回答,至少,让她看看这人有没有别的反应也好啊。真是一个只有点头与摇头的世界,她实在是想把面前的记事本劈头丢过去,看他会不会来点不一样的表情。

美美唰地站了起来,紧紧地盯着他的反应,双手撑在了台面上。

清冽的穿堂风穿过宽大的玻璃窗,带起了面前人短短的刘海。光子郎低眉垂目,一动不动地端坐在椅子上。

「……好吧,我去续杯。」

美美吐出一口长气,拎起了杯底未空,但早已凉透的那杯红茶,转身走向吧台。

 

就在那一刻,狂风突然大作,半开的窗子呼地一声被吹开,用力地撞在外墙上,发出猛烈的声响。空气里能嗅出尘土的味道。

「糟了,忘了关窗。」

美美乓地一声把杯子磕在吧台上,匆匆跑向窗台。蓦地抬头,窗外的天空不知何时已被染成如墨的黑。

噼啪一声,挟着震耳欲聋的炸雷巨响,犀利的电光还没等人做好心理准备,便势不可挡地降临在天地间。

明暗不定地闪了几下之后,电灯灭了,随之响亮的雨声便令人喘不过气地充塞了一切。虽然看不清到底有多大,光听砸在玻璃上的气势就很不得了。

「呜哇……暴风雨啊,来得真快……」

美美啧了一声回过头时,第二条闪电又踩着雷声前来造访,漆黑的夜刹那间又亮如白昼。短短的一瞬中,定格了的光子郎脸上的表情,电光石火般鲜明地映在她的眼底。

也正是这一刻,在如注的雨声的间隙,虽然微弱得稍纵即逝,美美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从光子郎的喉间逸出的,经过许多克制的压抑的声音。从这个身形消瘦、面容苍白的年轻人的翕动的双唇开合之间逸出的,饱含无尽悲怆的声音。

「雨……」

美美把不知不觉向前伸出的手收了回来。

 

片刻之后,漆黑的大厅里燃起了一焰柔和的烛光。美美擎着一支红色的蜡烛,端着一杯新的茶走来。摇曳不定的暖色火舌每一次的舞动,便令黑夜连着向后退去,直至被逼到墙角缩成蠕动着的卑微的影。关严了门窗的店子,雨声变得沉闷而虚弱,远远地被隔断在夜幕里。

「抱歉,花了一点时间。应急灯没有启动,看来是太久不用坏掉了。这茶给你,来,喝下去吧。」

也不管面前的人是不是听得见,就一口气说了出来。不过,应该也不会不明白的吧。

看着光子郎双手捧起杯子,把头埋下去深深啜饮,整个人似是紧缩了起来,美美这才把蜡烛放在台面上安好。整个城市一同迎来的黑暗里,只有笼罩着这间屋子的闪烁的微小烛光在安静地燃烧。

 

『你讨厌下雨吗?』

光子郎缓缓抬起头碰上对面的视线,又不禁想要移开,但却被一把抓住手腕,牢牢地不肯松开。

 

「说话。」

美美盯着他的视线,又重复了一遍。

「自己,好好地,说出来。」

光子郎怆然地张了张口,喉间滚过一声低鸣。他牵了牵嘴角,想要凑出一点微笑,但在美美眼中看来,那只是无法言说的苦涩。

「我……」

————————————————————————————

前段时间忙到死又胃痛,完全没动笔,现在终于有了些微的进展。这个故事很没有意思的,就是一个人闷葫芦一个人独角戏白忙活,而且他们还没有感情戏……(拖)

……如果说下一话才开始正式治疗,会有人掀桌么

2009.5.5-5.16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