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君が夢見た未来、僕が夢見た未来[11]  

2009-07-08 01:51:25|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

……死了?

光子郎的口中,无意识地喃喃自语着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

世界在眼前开始崩落,每一片都重重地压在心口上,直到变成一片漆黑。

 

越野吉普刚刚停稳,光子郎便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脚踩着的,是刚刚被暴雨冲刷过的泥泞不堪的土地,眼前见到的,是无数在废墟上沉默的断壁残垣,鼻中还充斥着三层口罩也阻隔不了的恶臭。

「不要发呆!不是这里,还要再往前走!车子过不去了!」

背着小山一样的行军背包,拄着手杖的队员们在领队手提喇叭的召唤下同样沉默地行进着。

「我们的目的地在医院,还要走,都给我抓紧!」

一月份南洋岛国的天气,竟然比盛夏还要炎热。40度的湿热下,全身的制服都被汗水渗透。雨靴每往前迈一步,都会陷进泥浆里。以前从不知道,走路竟然也会成为考验。

医院就这样横在大地上,在周围倾倒的建筑当中,无比醒目。穿好隔离服走进去,地面的瓷砖虽然光洁如新,墙壁下半截却都有一米多高被染成黄色,那是洪水退去后留下的痕迹。清洁成这个样子,花了不少工夫吧。

「喂,给我站住!」

肩头被用力扳住,回头一看,天蓝色的帽子与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脸,只有一双愤怒得喷出火来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医院不是半污染区,给我滚回去把帽子和口罩戴好!你是来二次传染的吗!」

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并不需要与患者接触,下一秒,已经被粗暴地推出了门口。光子郎啪地一声抓住门把支撑住身体,这才吼了回去。

「我不是医护人员,我只是来维护更换医疗器械的!」

直到那天晚上,在宿营区的帐篷里,除下口罩和帽子,在消毒液里浸过双手之后,那名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冲着他笑了笑。

「呀,抱歉。交叉感染率这几天好不容易才控制下来,有点心急了。还好吧?」

这是津波支援募金海外协力组(这是一个NGO,即草根公益组织)特遣队员泉光子郎与日本赤十字会(红十字会日本分会)医疗小组医师石田大和的,第一次的相逢。

 

「我说你啊,还是太嫩了。」

大和笑了笑,满不在乎地用筷子飞快地把便当扫进嘴里,不去管旁边食欲全无的光子郎。

「对不起,我实在吃不下。」

人手如此匮乏的当下,,没有人能对满地死伤视而不见。虽然来之前受过基本的培训,但医护常识方面他仍然是个外行。一天每个人要处理一百多例病号,这任务稍微有点难了。

「现在不吃,难道你想明天一面工作一面吃?那随你。」大和消毒完餐具,毫不停滞地躺进睡袋里。「明早还有一餐,你塞也得给我塞进去。我给本地人看病就够忙的了,别让我还来分心急救你。」

第一夜,挤着几十个人的冬季闷热难当的帐篷里,光子郎辗转良久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局面远比人想象的要艰难。在湿热的气候和脏乱的环境下,物资怎么都供应不到位。花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霍乱和痢疾这样最麻烦的传染病总算是没有爆发,但疟疾、登革热和伤寒的威胁也让人如临大敌。光子郎每天做得最多的不是护理,而是消毒。从早到晚,不停地配制分发过氧乙酸溶液来消毒空气、擦拭器械,用含氯消毒剂消毒每一个人的手,回收处理医疗废弃物,蒸煮非一次性的隔离服、口罩、手套和帽子。缺水的时候,就派发消毒纸巾,还要劝说习惯以手抓食的当地人使用餐匙。尽管戴了质量很好的医用手套,手指还是被泡得发白。

「不错嘛,还以为你干三天就受不了跑掉了。」

大和盘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惬意地喝着浓咖啡。休息是必要而且强制的,连续工作不得超过8小时,因为救援人员不能自己先垮掉。虽说没有人能睡得着。为防止意外,保证安全,不得单独行动。大和原先的搭档前天交接回国了,他们这一组就只剩下石田大和与泉光子郎。

大和本来也可以回去了的。

「日本又没人在等我,不回了,不回了!」大和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小孩子闹别扭,怎么也不肯在交接名单上签字。经检查,他身心方面都保持得很健康,医院领导批准了他延期回国。

光子郎没有心情陪他玩笑,只是嘴角应和地掀动了一下。

「我劝你还是多笑点吧,不然心理检测不过关的话,等不到下次交接估计就被遣返了。」

石田大和是个很厉害的医生。他诊断治疗的速度,在各国医疗队之间也是数一数二的。每一个他经手的病人,尽管言语不通,也总能放下心来。问诊和治疗后交代注意事项时,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取下口罩和手套。

「去哪里?」

看见大和站起来,光子郎也急忙站起来。

「到病房里转转。」大和一面往身上套隔离服。

「现在是休息时间,你必须放松!」累倒的医护人员他不是第一次去抬了。

「紧张什么。我去跟他们聊会天而已。」

说是病房,也不过是条件好一点的帐篷而已。没有足够的条件隔离每个潜在的躁狂症或者抑郁症患者,只能尽量分散安置,防止互相刺激或自杀倾向。大和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他的安抚手段。

一曲幽咽的口琴终了,大和满意地看到静下来的病人们叹服的掌声。接着,一曲东南亚民歌调子响起,不少人都开始或低声或高声地唱和起来。

「就算他们听不懂我说什么,只要懂这个就够了。」

石田大和向着光子郎自傲地亮出他的口琴。很老的款式,保养得却像新的一样,只有琴身上崩去了小小的一角。

「那个啊,小时候不小心磕掉的啦。」

利用崩掉的地方,故意吹出滑稽的曲调,也是逗笑病人的有效方式。

 

又一次的交接日期临近了,石田大和与泉光子郎都递交了延迟回国的申请。

「你又不是医生,呆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回去!」

光子郎一步也没有退让:「你已经超负荷运转一个月了,再继续工作下去对你自己和病人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必须要回国休养。」

「你懂什么,我才是医生!」大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对不起,有人在吗——」

一个焦急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什么事?」大和探出头来。

「东12营区现在没有医生在看护,有一名高烧的——」

大和没等听完已脸色一变冲了出去。为了随时应付突发情况,只要醒着,他身上总是加罩着一次性防护衣。东12营区帐篷里安置着一名躁狂症者,高烧不退之下一直胡言乱语不配合治疗,为了避免伤及他人,一直使用约束带约束着。

12营区离他们的帐篷是最远的,天色已晚,漆黑的夜空中飘着不祥的雨,湿热的天气令人烦闷欲狂。光子郎慌忙套上一次性防护服,打开安全帽上的应急灯跟了上去。大和淡蓝色的身影在雨幕中根本追之不及,待得他跌跌撞撞地冲进病房时,大和正从身后死死地用双臂压制着又喊又叫,手舞足蹈的病人。病床上的约束带竟然被挣开了。

「快!镇静剂!」大和冲着光子郎大喊。

光子郎从急救包里翻出针剂和针管,开始撕扯包装。

「磨蹭什么,快啊!」

不是科班出身的他,每次扎针几乎都要被大和再教育。

 

「……嘿,阳性。」

大和在上担架的那一刻放下化验单,像是自嘲地看着自己腕上伤口,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光子郎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上涌,瞠目欲裂。

「没教出合格的学生,我也失格了啊。」

就在光子郎举起针筒靠过去的时候,一直在与大和角力的病人狂吼一声,后脑重重磕上大和的下颚。即使是世界一流的拳击手,在面对擦着下巴来的重拳的时候,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光子郎猝不及防,注射器的针尖从病人的手臂到石田大和的手腕,划破防护衣,划出了一道长长的、鲜红的弧线。红得触目的血珠,像慢镜头一样,从他眼前滴落下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轨迹跌落在地面上。

交叉感染。

这是第一天起,石田大和就反复告诫了他很多遍的注意事项。

 

帘外不停下着的雨声,也不能盖过帐内输液瓶中药液的滴落声。透明无色的药液每从高高挂起的输液瓶中坠下一滴,都在他的耳边砸起雷鸣一般的轰响。暗淡的日光灯发出单调乏味的嘶嘶声,雪白单调的病床上,大和陷入了高烧昏迷状态。并不是单纯的感染,还有长时间来的积劳成疾,在这一天,爆发了出来。

瓶中的药液带着没有温度的脚步,用与时钟相同的频率,无情地往下滴。每当一滴药液滴入血管,时钟上的秒针就向前迈出一步无可阻止的步伐,把又一丝带上体温的生命从石田大和的身上抽离。

滴答。滴答。滴答。微弱的喘息声夹杂在液滴声里,掩盖在日光灯的嘶嘶声里,藏在时间的足音里,在越来越大的雨声中沉寂下去。

光子郎塞上了耳朵。

 

「泉光子郎先生,根据我们测试的结果,你的精神状态已经不适合再在这里呆下去,必须立刻回国治疗。」

光子郎机械地拿起笔,在面前的表格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另一只手在口袋里,紧紧地攥着琴身上缺了一个角的口琴。

 

「那么,」一片炫目的白光之中,人影笑着开口问道。

「我是谁?」

 

一身黑衣,戴着墨镜的八神太一微笑着抬起头:「你要找的,是我吗?」

石田大和回过侧脸,只露出口罩上方的一对眼睛:「还是说,是我呢?」

 

「嗯?人呢?」

太一拄着杖走出检查室,美美却不见踪影,不由得一片茫然。

「喔,这不是八神太一吗?回来复检?」

一身白衣的男子在太一身后出声招呼道。

「啊啊,城户医师。」太一转过身来,「你也回来了?没看到走廊上有人?」

丈抬起戴着表的手搔搔头:「没啊?我刚到。」

————————————————————————————————

光子郎线的核心剧情终于写出来了,不容易啊。查了很多资料,做了各种考量,灾难的背景,我选择了印度洋海啸。这一话集中了以往我写的很多文的影子,因为拼尽了全力来写,攥着笔的右手,都痛得要命。最终,在白描或详写的矛盾之中,还是一如既往地使用了叙事调子间插细节。这大概是我改不了的写法了吧。 2007.7.1-7.2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