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ちひろ編ユータ君視点同人小説]たどり着いたらいつもの雨降ってない [下]  

2011-07-24 00:11:0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3 火


雨淅淅沥沥地下到了第二天,ユータ提着伞走进了高中部的教学楼,一眼就在鞋柜旁看到了前一天泼了他一身热水的短发女生。同时,他也对自己居然能记得这么清楚感到惊讶,不由得开口道:

「是昨天把热茶……」

跟他想象中的反应完全不同,女生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脸心虚地转过身来,脸上还挂上了可疑的红晕。

「那个,实在对不起……」

女生仓皇失措地给他鞠了个躬,一面结结巴巴地道,「昨天……昨天非、非常抱歉。」

「我没事。」

ユータ挥了挥手客套了一句。

「下、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女生没抬头,反而咬牙切齿地愤愤嘀咕了一句。

「什么?」ユータ愣了一下。

「对不起,我、我是说ユータ君没事就好,啊哈哈哈哈……」女生这才抬起头,只是视线心虚地移到了别处。

「你知道我?」

ユータ困惑地多问了一句。对了,前一天这名女生撞倒自己的时候,也是这么叫了声自己的名字。

女生倒抽了一口凉气,急忙解释道:「呃,那个,因为是隔壁班的嘛。」

「原来如此。」

可在泼这杯水之前,他就不知道隔壁班还有这号人存在。

接下来双方遭遇了大约1分钟的冷场,ユータ只得客气地点点头,说:「那么我先上去了。」

「啊……」女生似是有些不情愿地说了声「慢走。」

ユータ怀着迷惑的心情收起伞换了鞋,与那名女生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这女生就如昨天所见一样,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三五不时就会有这样一个女生跑过来要跟他「说一些话」,所以由他主动开口招呼的情况其实很少见。他想起自己一开始本来是想问一问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一转眼已走到了2-A教室的门口,只好就这么走了进去。一回头,却看着那女生踩着轻快的步子飘进了隔壁的2-B,ユータ的心底泛起了一层淡淡的违和感。


 

 


以为跟这个女生的交集就到此为止的ユータ没有想到,在视听室的门口又一次遇上了她。

「你……你好。」她的脸有些红,但是站着没动,显然是专门在此等他的。他自己每周二下午放学都会来视听室,这并不是秘密,不过在此之前,还没有人来过人迹罕至的南校舍蹲点守过他。比起那些常常扎堆在另一栋更为靠近中等部的南校舍门前等着对他告白的初中小女生们,他感到小小的讶异和敬佩。

「有什么事吗?」ユータ礼貌地开口发问。

「那、那个……」伸出一只手指挠了挠脸颊,她的视线又一次移开了。

奇怪,ユータ的心里又一次涌上了那股违和感。面对面说话时,不敢正视他的女孩子也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人让他感觉这么异样。对面的女生沉默了不短的时间,显然还没想好怎么说。不过他一向不缺乏耐心,于是也不催促,只是等着她的下文。

「回过神来……」女生终于开口了,还偷偷地瞟了一眼他的脸色,「……视线就一直追随着ユータ君了。」

「唔。」没想到会以正中直球的台词开场,ユータ不由得吃了一惊。

眼前的这个女生也许会对自己抱有好感,这种可能性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至少她泼他的这一杯水,不是因为「讨厌」。可这么明显直白地说出来,还是很出乎他的意料。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喜欢吗?

「别误会了,」女生又一次开口打断了ユータ的思索,「……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诶?

ユータ没有办法跟上这女生的思路。

这到底是喜欢?不喜欢?

大概是觉得这句台词讲出来有点奇怪吧,女生自顾自先笑了起来。

「别笑!」

一瞬间ユータ似乎听到了一声压低嗓门的训斥,女生急忙收敛起那幅大大咧咧的神情,重又用一副充满不安和期盼的小绵羊眼神望向他。

「那是……什么意思?」

ユータ环顾四周,这里除了他和这名女生并没有别人,看来是他的错觉。

「呃……」女生又一次挠挠脸颊,「只是觉得ユータ君很擅长运动,真令人羡慕啊……」

是吗?

回想了一下最近几次在运动场踢足球的场景,他并不记得眼前的女生曾经出现在场边为他加油的拉拉队中。

「从高等部的教学楼往运动场那边可以看得很清楚的哦,我视力2.0,哈哈哈哈……」像是读出了他的心声,女生干笑了几声补上解释。

没了话题,双方再次陷入冷场。ユータ很是头疼。这种无法主导话题的无力感是他从没有过的,更不要提碰了几次面说了一堆话之后,他还是没有搞懂对方的心思。如果说是想要追求他,这会儿不是早就应该告白了然后把决定权交到他手上了吗?

「你是隔壁班的吧?名字是……」ユータ只好自己发起话题。按理来说,直到现在还没有进入沟通状态的话,他完全可以客客气气地跟对方道别然后不再搭理人家。可一来他的家教不容许这样做,二来……

对面的女生也是吃了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名字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不对,是从来没有出现在正文里,忙不迭地做起自我介绍。

「对、对的,我是2-B的小阪千寻,请、请多多指教。」

又来了,这种短得像电报一样的回答。明明是对方来找的自己,为什么现在绞尽脑汁想话题的却是他呢?

「小阪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呢?」

「啊。」这回反倒是小阪千寻那边愣了一下,还小声嘀咕了一句「真厉害,果然这样问了。」

「什么?」这位小阪同学似乎有自言自语的习惯。不过相对而言这并不算太奇怪的行为。

咦,他在跟谁比较呢?意识到这个问题,ユータ又是一愣。

「不,没什么,只是对昨天的事要再一次郑重道歉。」说着她深深一鞠躬,「昨天实在太意外没等回过神来就逃走了,实在是很失礼。」

「啊,没事的。」ユータ又摆摆手,不过这一次与早上的客套话不同,他是真的不放在心上了。

「不过,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想起这一茬,他追问了一句。

「呃……怎么说呢……算是个意外吧……」对面的小阪同学再次习惯性视线旁逸,不过在抬起头迎上ユータ的视线之后,便又像泄了气的皮球般乖乖低下头去。

「其实我是被人推出来的……所以才撞上了ユータ君。」

「原来如此。」印象中教室里还有别人,昨天小阪同学确实是站起身来冲进去跟那位男生吵架了。

「我记得那个人是……」

「眼镜死……,不不不,是我们班的桂木!」虽然慌忙纠正了,但实际上是想叫那个很有名的外号的吧。连他自己都听说过这外号。ユータ忍不住嘴角一勾为之莞尔。

不过关于那个桂木为什么要把小阪同学推出来,他已经不想再问下去了,一个怪人为什么要做怪事也不是他所关心的。

「那么,下次要小心,我们两个都没有受伤是万幸。」开口认真地劝着对方,ユータ禁不住心底泛起一丝自嘲。「温柔」据他所知是攻陷女孩子的强力技,而今他却要用在争夺话语的主动权上。

「……谢谢。」面前的小阪同学果不其然一下子红了脸。她仰起头,绽出笑颜的脸上,眼睛里闪出一抹亮光。

「ユータ君也没事,太好了。」

虽然跟他说话的时候,小阪千寻总是笑着的,就像他一直都习惯于对人微笑一样。可他这次分辨出来了,这是跟他自己的笑所不同的一种笑。

ユータ君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轻轻跳动了一下。

明明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长相平平、性格平平、气质也是平平。可是,他就是觉得有哪里有些不太一样。

「还有,下一次,不要随随便便对别人说……」这句话是不在他预料之中的,因为事先没有准备的关系,说起来有些艰难,「『回过神来,视线就一直追随着你了』这种话。」


 


 


千寻神情黯淡地抱着一叠厚厚的纸缓缓步下南校舍的楼梯,在她脸上,看不到方才因为跟憧憬的ユータ君刚刚说完那么多话而心满意足的神情。窗外是绵延不尽的细雨,雨中的运动场上还有田径部部员们不知疲倦的身影。她看得那么用心,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就在她身后台阶上站着默默注视着她的,刚刚从视听室走出来的ユータ的存在。


===================================

 

6.04 水


(上) 


上午的课程终于结束,午休开始的时候,走出教室门口的ユータ停顿了一下。

视线在隔壁班的教室里巡了一圈,没有找到眼熟的人。其实他跟隔壁班并不怎么熟。

「你磨蹭什么,要卖完了!」回头看见他没跟上来,友人A大叫。

「知道了。」ユータ吁出口气迈开脚步。

目标是中央校舍旁的小卖部。每周一、三、五会发售人气最高的鸡蛋炒面面包,因此每周这三天午休时分这里也异常拥挤。尤其现在是梅雨季节,人手一伞的情况下队伍比平日更长更粗。

「啪」

人群阻挡了ユータ的视线,一不留神与迎面过来的人撞个满怀。

「哎呀!」对方叫了一声跌坐在地,怀中的面包也散落开来,外包装沾上了泥水。

「对不起!青山同学,没事吧?」ユータ赶紧伸出手去。来人是他的同班同学青山美生。

「不用了,是我自己不小心。」美生一脸平静地回答。她没有接过ユータ伸过来的手,而是半蹲起身之后,小心地捡起地上的面包,把袋上的泥水擦干净了才站起来拂拭身上。

「抱歉,我这就去买来赔你。」替她拾起伞,ユータ充满歉意地说道。

「谢谢你,不过,」美生笑了笑,举起手中的面包,「现在我要节俭,不珍惜食物不行。」

目送着青山美生离去,他心里对这位前大小姐很是佩服。一夜之间就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变成了商店街里的打工服务生,他自忖做不到。不知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但现在的她看起来比从前还要耀眼。

「啊……糟了。」

听到肚子咕噜作响的声音,ユータ意识到自己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转头一望,柜台周围已经完全挤不进去了。

「看来是抢不到了。」ユータ摇摇头正要往回走,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ユータ君!」

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把红白相间的条纹伞,伞下是一名怀抱面包的短发少女,头发上别着一个不起眼的发夹。现在这名短发的少女正捧着面包冲着他招手。

「小阪同学也是来买面包的吗?」ユータ觉得心情似乎回复了一些。

「没错,你看你看,我买到了炒面面包哦!」千寻今天的心情似乎相当不错。

「我好像差了一步。」听着人堆那边传来的失望的轰响,ユータ无奈地回应道。

「那……」千寻扬起一只面包,「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分一只给ユータ君吧!」

「这样好吗?」

「嗯,一开始就是想跟ユータ君一起吃午餐才觉得买两个应该会比较好的,现在看来果然买对了。」

ユータ迟疑了一下,接过了递到眼前来的面包。

这么积极主动的小阪千寻他很不适应。回想起来,第一次看见她时的凶悍,泼水时的慌张,昨天的躲躲闪闪,每一次见着的似乎都是不同的一面,他搞不懂哪一个才是真的。但是,既然她如此明确地表态了,那就是说,小阪千寻确实是抱着接近他的目的而接近他的吧,那么她在他身上所寻求的,也理应还是他所能支付得起的东西。而且,现在的她,ユータ并不讨厌。

他一向自诩待人接物彬彬有礼,耐心倾听女孩子们的告白与请求,温和友善地拒绝,也曾经与几个女孩子和平分手过。他原本以为人与人的交往不过就是如此。

直到午休快结束前,他们一直在人流比平日少了很多的中庭一边闲逛一边吃午餐。不大的雨点打在伞面上的声音也完全被她的说话声盖过,小阪千寻火力全开,一直在说个没完。ユータ只是微笑听着,偶尔插上一句。他一直觉得,至少表现出耐心听人说话的态度,是理应做到的义务。可这不能解释他嘴角不由自主泛起的笑意。

「……海滨公园那边很适合散步,ユータ君有机会也去走走吧。看看大海心情会好很多的。」

说到兴起,千寻兴高采烈地仰起脸,以ユータ与她之间的身高差,足以一览无遗她眼中神采飞扬的样子。ユータ一时间忘了该接什么话,只得含糊地应道:

「唔……嗯。」

似乎从没办法在小阪千寻身上拿到的主动权,捉摸不透千变万化的每一面,ユータ决定不去思考这些东西了。看着那对闪闪发亮的眼睛,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从他胸口涌起。他不由得轻声开口说道:

「……小阪同学。」

「嗯?」千寻毫无戒心地望向ユータ,就在这时,午休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截断了故事发生的可能性。

「啊,都这个时间了……」千寻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回教室吧。」

「……说得也是。」

又是一前一后,这一次,ユータ缓缓地走在后面,红白条纹的伞在眼前轻快地转动着,伞下隐约传出他不曾听过的轻声哼歌。


 


 


(下)

从高等部教学楼到体育馆这段穿越了半个学校距离的路途,ユータ花了比平日更长的时间。直到来到体育馆门口,他首次下定了一个决心。

「唰——」

推开体育馆的大门,首先听到的是一声清脆的篮网声,空心入网的篮球坠到地面,弹跳着向他滚来。体育馆里空空荡荡,只是在球滚来的方向的那块场地上孤零零地站着一个身穿制服、短发上别着发夹的女孩子,手还保持着女生常用的双手胸前投篮姿势。ユータ的胸口微微紧缩了一下。

「你来了,ユータ君。」千寻回过头向他笑笑,「我在运动上果然没有天分,投了这么多球,只有ユータ君进来的时候才进了第一个。」

ユータ吃了一惊,忘了伸出脚去阻挡,篮球缓慢地从他脚边滚过。

「你知道我会来?」

「嗯。」千寻仍是淡淡地笑着,「ユータ君不是说最近很迷少年J○MP上的篮球漫画吗,我想会不会过来打打篮球什么的……」

ユータ迷惑地看着千寻微笑的脸,心底那股诡异的违和感又泛了起来。

「你想……练习篮球吗?」ユータ抬起脚步,几乎像是磨蹭一般地走上前去。他搞不懂,从一开始小阪千寻在想什么他就搞不懂。

「不,」千寻摇了摇头,嘴角的笑还没有褪去。

「我想……不,我需要在这里遇见ユータ君。」

「……这是……什么意思?」

千寻却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低下头去,用耳语般的音量低低地说着:

「是因为,我说过想让我的告白成功的缘故。」

「呐,你知道吗」千寻转过来面对着ユータ,脸上满是苍白的笑意,眼睛里闪耀着令人不忍直视的光,「不是我自夸,小阪千寻,这辈子活到现在,还从没有一次告白成功过呢。」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一头热地看着杂志随便挑件礼物,就急急忙忙跑去找人家。从来都不知道,里面居然也有那么多学问。就连恋爱……要学的东西原来也这么多啊。」

「就凭着我自己瞎闯的话……」她的声音渐渐消下去,「……是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跟ユータ君有说有笑的吧。」

「……小阪同学」ユータ插话道,「我不明白,我觉得我们今天这样说话很好。」

「嗯。是啊。」千寻点点头,「那家伙真厉害。」

「谁?」ユータ机械地反问道。刚才的话里似乎包含了什么很重要的讯息,可是他无法解读。

「没什么。让你听到这些奇怪的话真不好意思。」千寻习惯性地别过头,移开视线,正好对着体育馆宽大窗口的方向。

「咦,雨好像停了呢。雨后阳光照耀下的水珠都亮闪闪的,真好看。」一抹淡淡的阳光从窗口透过来照在她发梢上,使得她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梦幻的色彩。

「我第一眼看见在足球场上踢球的ユータ君,就是这样闪闪发亮……」

「啊,不对,ユータ君是自己发出光芒的呢……和我这种人不一样……」

不,不是这样的。

ユータ缓缓地开口说着:「我没有你说得这么好。」无力感再次沿着脚跟慢慢向上爬,他不知如何是好。

他不知道他自己在小阪千寻眼里究竟发着怎样的光,只是她自己也未必知道,当她注视着自己,说着心向往之的事的时候,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睛里反射着怎样的光芒。

「那,就先这样吧。」千寻依旧笑嘻嘻地道,「又见到了ユータ君,也说了很多话,我很开心。该回家了。」一边说着,加快了脚步从ユータ身边跑过,去拾那只被遗落在角落的篮球。

「……小阪同学。」

「嗯?」千寻拾起球抱在胸前,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只是不情愿就这么让小阪千寻走掉而不觉叫住了她,实际上他并不知道要做什么。想了一想,他说道:

「看起来明天也不会下雨了,那……我们就去海滨公园走一走吧。」

「……嗯,我知道了。明早就在那里集合吧。我走了。」



千寻匆匆地跑出体育馆,因为一秒也没有办法在里面多呆下去。就好像在重演不久之前,乌云密布开始下起雨的那一天,她匆匆跑过那名少年身边的场景。

===================================

6.05 木

ユータ在做梦。一个如同雨季般绵长、阴冷的梦。梦中的色调只有黑和灰白。梦中的声响只有绵密无休止的雨声。

在他眼前上演着一幕默剧。他身陷剧中,又置身剧外。剧本从头到尾都不曾由他主导,他也从未得以看清剧本内容。剧情一面在上演,剧本上一面缓缓流动着一行行文字。可他眼前隔着一层厚重的迷雾,看不清剧中其他人的面孔,也看不到剧本上的台词。

一名他认识的女生默默地把双手捧着的包装精美的礼物递到他跟前,他疑惑地指向自己,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女生点了点头,于是他放心地伸手去接。可就在伸出手的途中,他已从舞台上悄然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那个一直身处台下旁观着的他自己看见,原本自己所站的位置上站上了另一个人。那个人撑着黑布大伞,脸隐藏在伞下,他看不清。

梦总是没有结局的。这一次也是当他快要到达时,就从梦中惊醒。


 离会合还有很多时间,但他认为,还是早一些到比较好。出门之前望了望天空,是放晴的,天气预报也说阴雨天气就要散去,但是为防万一,他还是带上了伞。

[按时间表,此事件发生在周四,漫画没说明是这一天的什么时间,但按动画是一大早开始。所以这群人都旷课了。]

到达みさき海滨公园时,天色尚早。带着咸味的湿润海风里,隐隐挟着令人不安的雨前的气息。倒映着乌云的大海如墨般深沉。这里他很少来,还没怎么仔细看过。公园的岸边停靠着一艘叫做あかね丸的三桅帆船,听说已经很有些年头了。

浓密云层下的高湿度让他觉得有些闷热口渴,环顾四周却找不到自动贩卖机,只得向来时路上的便利店走去。便利店的门口大招牌写着新出的包子的口味。当他走在返回海滨公园的路上,伴着隐隐的雷声,与靠不住的天气预报相反,天上淅淅沥沥地飘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ユータ这才发现自己把伞忘在了店里,一来一回又花去了不少时间。他想自己大概迟到了,这样很不礼貌,总之等一下还是先道个歉为好。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与肩头,这让他想起了一首很多年前流行过的老歌,名字叫「たどり着いたらいつも雨降り(路尽头总是雨茫茫)」。

可是这一次,就连一路上下的雨,也不肯陪伴他了。他站住了,无法再多前进一步。


原来故事真正的出演地点不在海滨公园,而在あかね丸的甲板上。

剧本出演的主角,从他看到的那一天起,就从未改变过。

线索从一开始就摆在那里,是他自己从未试图去弄懂。

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里倒映着的,原来并不是他的身影。

ユータ有点伤感地收起伞,想试试尝一下淋雨的感觉。可是风停雨歇,阳光穿透云层,洒落在他肩上。他抬起头,船上的那个单薄的背影与周围粼粼的大海一并闪耀着炫目的光芒。

这个故事,结束在雨季放晴的早上。

==================================



尾声[这里采用向神in结告白的男生是ユータ的设定]

雨季终结之后,ユータ的身上似乎起了一些不太明显的变化,偶尔会露出陷入沉思的表情。在其他人看来,这让他的气质由阳光变得些许忧郁。

就像小阪千寻所说的那样,过去的他并不明白,就连恋爱也是要学很多东西的。他希望如果有下一次的话,不要犯同样的错误。比如说,不要过于拘泥在恪守教养彬彬有礼上,而试着早一些将自己的真心说出口。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向别人表白,心里十分紧张,这使得他出口的话有些结巴。

「五、五位堂,我、我对你……跟我交往吧!」第一次采用比较粗俗的说法,他还没有完全习惯。

对面的五位堂结是他的同班同学,之前他并不觉得她如何特别。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对了,就是从她退出社团之后,简直就像彻底换了一个人,令他眼前一亮。他无端地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令人怀念的感觉。

「这种告白不行的!」新生的五位堂结严厉地教训了他,「告白之前一定要好好推算设定好的伏线才开始行动。」

「……」果然,他还需要更多地学习恋爱的学问才行吗。

====================================

后记:

最初讨论到ユータ君是在twitter上。当时刚播完第六集,如b等几个人已经把话题引申到神ねーさまXユータ这个配对了……然后我对mouinoshishi(我最经常参考的神知neta的blog主)说,可以试想一下在海滨公园被放鸽子的ユータ君目睹旁边船上的NTR场景……然后神知讨论群里的人气等几个人一致认为ユータ这孩子实在太苦逼了。Mou说可以考虑写ユータ视角同人,名字嘛……我建议neta千寻篇FLAG29的标题,就叫「たどり着いたらいつもの雨降ってない」。(「回首不见来时雨」是很久以后才想到的译名。)

为这篇文做了漫长的前期准备,虽然千寻篇漫画已经看了有30遍以上,但ユータ在漫画里总共才1句台词,出镜率太少,只能按动画来,于是当时花了一整天研究ユータ行动报告那张截图。在此要大力感谢HE君提供的截图和帮我辨认那些文字。为了方便,我把这图自己又画了一遍一个个标注,可惜有两个圈里的无论如何看不清。之后就是按照神知时间表来排布事件表,很多地方其实还有争议,这个也花了一天时间。动手写了一页之后我发现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即ユータ的立场。

按照行动报告,这应该是一个长得不错很受欢迎的角色,他如何能对千寻产生兴趣?他对千寻的好感值能有多少?他会喜欢千寻什么地方?

一直以来我都不擅长且极力回避写感情戏,这篇文对我来说是很高难度的挑战。因为第三天就要告白,实际攻略时间才两天,我玩的GAL路线最短也要一周啊……。事件又严重受限,只好胡编乱造,硬掰得我自己也觉得很牵强。所以最后诠释成千寻给他带来了一些新鲜的体验,但最终还是因为桂马的攻略有效。

ユータ在千寻篇是一块十足的布景板,完全看不到他的想法,我又很痛恨第一人称和上帝视角,结果就是写的时候很难受。但是站在他的视角上,我们所熟知的动画里千寻的心境就成了无法了解的东西,他也不会知道在千寻的背后还有一双幕后黑手在推动着自己的命运,这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6月为毕业准备忙得要死,直到7月才能再次提笔。我现在才思文笔已经大不如前,十分愚钝,又要分心与怠惰作战,所以进展很慢,但终究没有坑,真是万幸。凭着记忆又写了一点去和动画对照时发现出了很多差错,没有办法,只好又把动画翻来覆去研究,以帧为单位整整盯了一晚上抠细节。为了尽量能成为「同事件的不同视点」,尽量多地安排原作的neta穿插,我特意动用了两次非ユータ视角。

最后的尾声算是对神ねーさまXユータ这个配对的致敬吧,虽然我终于没写到那里。

2011.7.21

===========================
附录:
昨天发生了一件戳到我笑点的事
[ちひろ編ユータ君視点同人小説]たどり着いたらいつもの雨降ってない [下] - saya - an Endless Tale
 
[ちひろ編ユータ君視点同人小説]たどり着いたらいつもの雨降ってない [下] - saya - an Endless Tale
给我马尔斯() 21:22:08
我点开邮件就喷了
东宫终生倒贴( 21:22:32
跟他交流下苦逼心得吧
强颜欢受) 21:26:45
大姐头你以后就叫他yuuta君吧....
给我马尔斯() 21:27:56
这对他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
 

  评论这张
 
阅读(8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