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君が夢見た未来、僕が夢見た未来[14]  

2012-03-29 06:15:00|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

终于离开墓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擦黑。

街灯还是将明未明,静谧的散步道上散落着些许过早飘落的绿色叶子,脚踩上去,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也许该是回家的时候,但是回去了,也只不过是一个人。

索性再去加个夜班吧,在那之前——

丈刚欲加快脚步,却倏地顿住了。

街灯终于大放光明,而就在路的拐角,一个人影从薄暮摇曳的树影中走出。强烈的光影对比透过架在鼻梁上的镜片,令丈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而那人转向这边,发出了惊讶的呼声。

 

「丈?」美美讶然。「现在不是下班了吗?」

「啊,」丈搔了搔头,解释道,「我想先喝杯咖啡再去加个班。」

斜睨了一眼美美,丈反问道:「这个时候我还以为你在——」

「只是出去了一下。」美美越过丈身边走在他前头,鞋跟在水泥地面上踏出清脆的声响。

直到来到路尽头的店门口这段距离,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

 

「和往常一样。」丈一如既往地走到墙边最靠窗的桌子,拉开他最常坐的椅子。入座以后,整间店里就只剩下美美作业的台面上那把咖啡壶里轻微的水声。

奇怪,这家店是这样安静的吗……?

丈不喜欢这种沉默,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合适的话题。他想了想,勉强笑笑,这才说道:「最近……都没怎么听你谈到2-276先生的话题了呢。早些时候……」

「他听得见了。」

只是轻声低语的一句话却如同惊雷般在耳边炸开,丈腾地站起,浑不觉桌椅被自己弄出了很大的响动。

「什……什么?」

「他恢复听觉了。就在今天。」美美淡淡地说着,好像这对于她并不是一个多大的喜讯。「你没有听说吗?」

「啊……不,我今天外出到现在还没回去过。」丈呆了呆,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讪讪地坐了下来,「是……真的?」

「咖啡。」美美端着咖啡与点心走了过来,轻轻搁在丈的面前。

「谢谢。」丈只得先应了声,随手端起杯子,又呆了呆,才道:

「……是真的话,你也很了不起了。要知道,本院的心理科可全都拿他没有办法……」

 

「骗你有什么好处。」美美嘴角牵起一丝微笑,说道,「也不看看是谁出手……」

说着,转身向柜台走去,嘴里喃喃地道:

「花了我这么多功夫,也该……」

这一句话,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轻,最后缓缓地消散在空气中。

大概是因为太轻了,还沉浸在震惊之中的丈,似乎是没有听到。他仍然呆呆地端着那杯咖啡,机械地递向嘴边。接着,便因为毫无准备而被呛了一大口。

「咳、咳咳……」

早已回到柜台边的美美对着狼狈得眼泪都呛出来的丈摇了摇头。

「很久以前就提醒过你了,新煮好的咖啡很烫。」

「咳、咳咳……多……谢提醒……」丈没好气地应着。

美美抬起头,从柜台后面向这边瞥了一眼。

「还有,浓咖啡对身体不好。你自己就是医生,懂得比我多。」

「……哦。」丈心不在焉地随口答道。

 

是吗……听见了吗。

丈沉吟着,在犹豫数日之后,还是迈步走进了住院大楼。

站在2-276门口,全身绷得笔直,丈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金属边框镶成的房间号码。

「那个……医生?」

背后传来了推车轮子滚动的隆隆声,丈回过头去,一名护士手扶医用推车用探询的目光望着他。

「对不起,轮到……」

「哦哦,晚间检查是吧。」丈急忙侧身让开。

「……2-276的病人,怎么样了?」

护士正欲上前推门的一刹那,丈终于开口问道。

护士喜上眉梢,答道:「原来您也听说了吗?是的,今天刚刚诊断出来,病人可以听见了。 啊,还要进一步详细检查,安排在后天……您要进去看一看吗?今天有几个听说了的医生也来问过了……医生?」

门已经被护士打开,丈猛一抬头,那个面容清秀苍白的年轻人一跃出现在他的视线。

跟那一天一模一样,他还是双手插着白大褂的口袋站在门口,而门里的年轻人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地端坐在病床上,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分别。

不同的是,现在他听得见了。

 

关于普通人的故事,总是那么简单。

茫然地奔波在学校与考场之间,茫然地进了医科大学,茫然地进了千川综合病院。

因为父亲和兄长都做了医生的缘故,自己也做了医生。今后一辈子,就这么定了吧。

并不是说有什么不满。那是很多人都想要的生活,丈觉得,自己大概也这么想。

论资排辈,当他四十五岁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在科室里做到一把手。熬到五十五岁,就是副院长了。然后,迎来退休,领一份不错的退休金,安安静静地走到生命结束。

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7点半从查病房开始一天的工作,直到晚上8点下班。有闲暇的时候,就到医院附近的店里来坐坐,喝杯红茶。

人生的波折,本来就不会那么多。

要这样平稳地度过一生的城户丈,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跟那样一个人相处。

那个人就像明星一样耀眼。在千川综合病院这个不起微澜的地方成为了焦点与中心。上至院长,下至清洁工,人人都津津乐道这样一个套着主角光环的人物。海外归来的青年才俊、研究领域的明日之星、最受病人欢迎的医生。院长也明确地表示过,未来的一把手非他莫属。

这样一个风头无限的人物,丈不知道要如何与他相处。不过,用和别人一样的态度,应该是很安全的吧。反正,在所有的故事里,自己都不会是主角。

他们交集不多,丈并不了解为什么他在那样忙碌的工作之余还要端着一份病历在研究,为什么每次在茶水间遇到他总是端着一杯浓得令人皱眉的黑咖啡,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会想要在那种时候去印度尼西亚。

似乎直到告别仪式那一天,丈才真正第一次正眼端详了镜框中他的脸。和他想象的一样年轻。年轻到他讶异于整个安静的会场里,有这么多人到来,并且小声啜泣。

如同飓风一样匆匆刮过千川病院,又匆匆离去的一个人。

那天从会场中走出来,过分耀眼的阳光使得丈有一些头晕目眩。当坐在一如既往的靠窗的位子上时,他点了生平第一杯炭烧咖啡。入口的浓烈苦涩味让丈皱起了眉。

石田大和一直以来喝的,就是这样苦涩的东西吗……

 

外科与他们科室共用的是同一排储物柜。自从石田去世之后,还没有新的医生来报到,他的柜子也就一直没有被收回。柜子里也没有多少私人物品,要有,也应该在告别仪式之前都处理掉了。唯一留在那里的,就是一份病历。

以及……当他拿起这份病历时,从里面滑下来的,表壳上有一道裂痕的古旧石英表。秒针仍在一格格顽强地向前跳动,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停下步伐。

不久之后,千川综合病院转来了一位沉默的病人。

 

藏在白大褂口袋中的手略一回收,握住了冰冷的金属表盘。丈的口中,轻轻地念出这个名字。

「泉……光子郎。」

=========================================

一开始是因为中断了就难以为继,后来变成即使拿笔在手也写不出什么了。可是,虽说是中断了3年,他们的故事,却仍不时在我脑海中流过。大概是因为对于美美线的展开怎么样都不满意的缘故,又或者是对丈线过分吹毛求疵,所以一遍又一遍地画流程图,写时间轴,划关系网。不过,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写得再烂又如何,总之我是打算完结它,不要再拖下去。从本话开始不写手稿,而是直接敲出来。就算剧情有硬伤,反正也无非是表明我智商有硬伤罢了。 2012.3.28-29





嗯说起来虽然时间上隔得很久,在「同人」这个tag上却并没有相隔很多篇目呢……(远目)
saya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