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TO 大妈雨 多少岁来着 的生日礼物-FOREVER FRIENDS  

2012-03-04 02:40:12|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O 大妈雨 多少岁来着 的生日礼物

FOREVER FRIENDS


「喀嚓」

伴着一声清脆的微响,一枚黄底红斑的蛋悄然裂了开来。

从蛋壳的缝隙中,一只巧克力色的软绵绵、轻飘飘的生物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

外面的世界太过光亮,它还没有完全张开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在那耀眼的白光之中,一个黑影出现在它的面前。


「……Chocomon!」

深吸一口气,那个影子用颤抖的声音,对它说出了降生在世之后的第一句话。

「……好久……不见。」

Chocomon,那是它自己的名字。是别的一切生物用于称呼自己,称呼自己这个种族的名词。

在生物还没有变成现在这样的生物之前——对,当它还在蛋里沉睡的时候——那写入数据中的记忆就这样告诉了它。眼前那个黑影呼唤着的,是自己的名字。

在那一瞬间,就像被一把钥匙迅速地打开了记忆的锁,相关的无数数据一瞬间被加载入了它的思考中枢之中。

巧克力色的软绵绵的生物把头一歪,眨着黑漆漆的圆眼珠,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话:

Wallace…?」


视界在变得清晰,黑影的轮廓也与记忆中的形象渐渐重叠起来,有点像,但是又不太像。但是没有关系,它认得出来,它知道是他。

Wallace,我好想你哦。」

那名少年眼中有水光闪动,他的头发如同花田里的花一般金黄,而眼瞳则是纽约的海水一般的湛蓝。

「……欢迎回来,Chocomon。」

「我也好想你啊,Chocomon。」

少年的身后,一只拥有两条长长耳朵的奇怪生物用一模一样的角度歪着头对它说。

它知道,这是曾经与它一同出生在同一个数码蛋里的,它在世界上最亲密的另一个伙伴。它的兄弟,Gumimon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Wallace不见了,我就很着急地去找……」

那是不久之前刚刚发生的事了,虽然,起因要追溯到7年之前。


「……喂?」

困倦的少年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按下通话键,一边不客气地打了一个大呵欠。这不能怪他,至少现在时钟上显示的是深夜2点。作为一个合格的小学生,这是理所当然的睡眠时间。

『……回来了!Chocomon回到我身边了!』

电话那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的大喊震得他耳朵嗡嗡直响,他果断把手机拿远些。

『你听到了吗,大辅!Chocomon它回来了!』

用力闭上眼再睁开,这个叫做「大辅」的少年终于接收到了耳朵里被听到的声音,并且在人声暂停的这段时间里,用运行速度并不怎么快的CPU解读了以上这些音节里所包含的讯息。可是,他的身体却比中枢更快地对「Chocomon」这个名词做出了反应。

「那、那可真是太好了,Wallace!」

不但如此,他还迅速地一连串追问起来:「它顺利从蛋里孵化出来了是吧!它认得出你吗?!」

这一下,反倒是电话那头的Wallace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你们那边现在应该在睡觉,我还是等你起床之后……』

这一个电话打过来大辅如何还睡得着,只是急着连声催问。


Chocomon它……失去了跟我和Gumimon分别之后的记忆。」

纽约夏天的午后,正是阳光炽烈的时候,可是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Wallace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在窗边追逐阳光嬉戏的ChocomonGumimon,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寒意。就好像他们被带进Chocomon心里的那个世界时,那黑暗荒凉的冰冻世界里的寒气。

事情并没有过去很久,在Summer Memory的场景,他们都还历历在目。

『……是吗,不记得……也好。』电话的那端,大辅沉默了一下,接着,又肯定地道,『一定是的,这样对Chocomon比较好。』

「……嗯。」Wallace静静地说着,「我也不希望它想起来。」


Wallace……Wallace……你在哪里……」

沉闷的呼唤声悲哀地回荡在纽约夏日的天空。

闭上眼睛,眼前就会出现那个笨拙地踟蹰前行的庞大身影。

真是讽刺,他就站在那里,Chocomon要找的人就在那里,可它却认不出来。

Chocomon带走了很多很多人,把他们都变回了小孩子,可是它要找的Wallace童年的身影却不在那里。


Chocomon要是想起来了,一定会很伤心的。』

听到这句话,Wallace一点也不意外。

是的,虽然(在正片黑历史里)看起来又粗鲁又冲动,可是这个孩子心里面有着单看外表难以想象的纯粹和温柔。

明明正在暴乱的那一只是Wallace自己的数码兽,明明原本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看起来比自己还要难过。甚至流泪泣下的,是大辅。

Wallace自己,失去了ChocomonChocomon也一样失去了自己的搭档;他花了很多年去找ChocomonChocomon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在找他。可是他并没有哭泣,Chocomon也没有。

是因为哭不出来吧。

因为棒读更伤心的是Chocomon那一方。悲伤到,连世界也为之改变,连眼泪也为之冻结。

「大辅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哭呢?」

其实他想他自己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要……核对一下答案。

『干嘛提这个。』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有点尴尬。

「我都还没有哭。」Wallace笑笑,神情变得有点怀念,「结果最后反而变成了我在安慰你了。」

『我只是……突然觉得很难过……』


大辅迟疑了一下。

要让一个少年去回忆自己哭泣的理由,这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不,说到底,在人前哭泣本身就很难为情,还是个刚刚认识的不熟的人。

——可是如果可以控制的话,谁会哭啊!

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他自己从来也不知道,本宫大辅是那么纤细敏感的人。努力思考之下,只能归结为当时的气氛使然吧。

虽然他在心里也隐隐地觉得,那时候该哭的,也不应该是自己才对。


『我想……那个时候,最难过的……应该是WallaceChocomon才对。』

大辅说的话还是那样直白。

『可是,却谁都没有哭出来,实在是……太可怜了。』

而那时候他还不明白的,为什么大辅可以听见小夏(なっちゃん)的呼唤声,为什么小夏会想要大辅做搭档的原因,现在也很明白了。

在他自己心中,在Chocomon心中,那些因为已经冻结而流不出来的眼泪,只是寻找了一个比较温暖的出口而已。

一定是这样。

而如果那一天他没有遇见大辅的话,也一定不知道原来Gumimon还可以进化。

也不会想到,他能对那个悲哀地呼唤着自己名字的数码兽出手攻击。

在他心里,那永远只是两只小小的,刚刚从数码蛋里破壳而出的ChocomonGumimon而已。他记得的,只是在Summer Memory的花田里奔跑的一人二兽的回忆。


在嬉戏的Chocomon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的人类搭档握着电话听筒在发怔的样子。

「怎么了,Wallace?」

它知道自己的主人刚刚一直在讲话。

「跟谁在说话?」

「那是……」Wallace侧着头,似乎在犹豫应该选用哪一种说法。

「是在纽约跟Wallace成为好朋友的人哦。」Gumimon笑眯眯地说着。

「诶~~~Chocomon想了想,随即高兴地说,「Chocomon也想做好朋友。」

「……嗯,一定能的。」

=========================================

大妈点名要的我来死大……虽然没有什么友♂情的情节……

为此又重新看了一遍「飓风上陆+黄金装甲」。但是我得说「夏への扉」这个drama给我印象实在太深了,所以对于Wallace还有大腐他们的纽约之行的记忆一直在M3M4drama的狭缝间来回拉锯,当然最后也写进去了。综上所述,这篇文就是对M3+M4的观后感一样的东西(喂)

至于这个故事跟标题的关系嘛……我想应该是没关系?(拖)

不过反正FFM4的插入歌所以没差啦(挥)

嗯于是就是这样,大妈雨你就安心地去…不对,安心地给我画MAD吧。

2012.3.2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