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君が夢見た未来、僕が夢見た未来[16]  

2012-04-17 02:44:45|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


丈当然早就知道,一开始就知道。所谓的心因性耳聋,自然有其原因所在。

泉光子郎不想听见,所以,他就让自己听不见。他自行闭塞了听觉,把自己深锁进没有声音的囚牢之中。

那一定就是,他加诸自己身上的「惩罚」。

石田大和死去了,自己却还活着的惩罚。

泉光子郎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听,接受着一切的治疗,却不给出任何回应,只是专心致志地在囚牢之中接受着自己没有期限的苦刑。

专心到在丈看来,不可思议的地步。

专心得城户丈自己,都不禁感到一丝羡慕。

石田大和、太刀川美美、泉光子郎,每个人都那么投入,那么拼命。就连痛苦都是竭尽全力。只有始终茫然无措地远远站着,从头到尾都是个局外人。

丈直愣愣地看着病床上端坐着的那个年轻人,一瞬间的恍惚中,他听见自己长久以来的疑问冲开了喉间的阀门,就这样问了出去。

「你……最后……听见了什么?」

以医生而言,这样的问法大概是失格了。又或者是,触犯了病人的隐私权吧。但是现在,他并不关心这个。而且看起来很快,病床上的人就将走出医院了。此刻,他并不是一名试图拯救那位年轻人于病痛之中的医生。

城户丈此刻,只是一个想知道那一天发生的事的普通人。石田大和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不是从报章冰冷的铅字上,也不是从旁人不关痛痒的话语中。



真讽刺啊,明明连朋友都算不上。

从告别式以来到现在,丈想不到,要以何种名义,去献上一束悼念的花。因而,一直未曾去献过花。每个同事在名册上签字的时候,都在向着石田家从外地赶来的父母和乡下的奶奶说着「受您家孩子生前帮助良多」这样的话,他却不能。

石田大和身处的,是与他自己完全不同的世界。本来应该是这样。



而那年冬天,传闻却渐渐多了起来。甚至连丈这样一向不关心的人,也终于有所耳闻。然后有一天,院长招了招手让丈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是不是……快了一点?」丈想了一想,才这样说道。

虽然他并不以为,这按部就班的论资排辈体系,可以将石田大和束缚住,然而来年春天,对于一个进来不到三年的医生来说,确实是快了点。

「唔……我知道你们会心存疑虑,不过你们也应该可以看得到,石田的工作能力和研究水平,都能够胜任的,不是吗?」院长是个不满足于被称呼为二世祖的有点野心的人,丈并不奇怪这样的回答。

当然了,传闻会传到他耳朵里,和院长专门来找他的原因完全一样。

「那么,我没有意见。」

曾经的科室主任热门人选城户丈回答。



石田大和决定要去印尼的那几天,几乎每个人遇见了他都要问上一问。在那其中,并不包括城户丈。他们平时就不太说话,到了那个时候,就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所以丈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当他清晨惯例地查房时,走过从重症监护病房门口离开的石田大和身边的那一次,是他看到的最后一眼。

由于石田大和脸上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丈停下了脚步。

「……啊,对了,现在是由城户医师来负责的啊,重症监护病房。」

丈点点头:「我来晨检。」

「听说动了手术以后,已经转危为安了。」石田下意识地朝着病房一瞥。

「嗯。观察几天,如果没有大碍,就可以调低护理等级了。」

「……是吗。」石田大和一点头,迈开步子离开了病房门口。

之后,就是永别。

而丈到最后都没有弄明白。



「骨灰……明天下午会运到。后天早上,医院会举办告别会。」

印尼很远。远到再下一次听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消息。

「……是吗。」

完全出乎丈的意料之外,以至于除了这两个字,他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

太遥远了,远到根本没有实感。

「……城户,你会来吧?」院长小心翼翼地问着。

「……唔,那天我没有事的话。」丈含糊地应着,试图回忆起那个病房前遇到的人,但却勾勒不出清晰的样子。



告别式的日子,天一片阴沉,飘着细长的雨丝。

丈没有撑伞,只是双手插着口袋沉默地走着。镜片和鬓角都沾满了微小的雨点。

呀地一声,他推开了店子的门,一股香气立刻钻进了他的鼻子。

那天之后,他的例行菜单上,红茶被擦去了,换上的炭烧咖啡味道很苦涩,却叫人清醒。

清醒得他无法不去想一些东西。



「我听说,是今天的飞机。」丈想了想,问道:「不去送吗?」

美美洗着杯子的手动作很稳,没有一丝起伏和停顿。

「他们说不需要。」

雨水不断冲刷着宽大的窗玻璃,跟夜色一起把整间店子完全包裹起来,被包围着的店子,显得比平日更为孤单。

孤单得已经使得丈不想再去想千川综合病院住院大楼里坐着的那个孤单的身影,可是却仍会使得面前的这位女子想起一些事情。

「我想,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知道的,他自己,连这也做不到。

只要口中还弥漫着炭烧咖啡的苦涩的味道,丈就无法去面对,那个从印尼回来的病人。

正因为他做不到。

他想。

或许……面前的这个人……能做得到。

而且……而且……

看着柜台漂亮的金属雕花支架上放着的深绿色磨砂皮面的笔记本,丈觉得,让她有一些别的事做,或许……会比较好。

————————————————————————

就在前几天,舅公在老家去世了。他年纪也很大了,什么时候去都不奇怪。可是这一次,跟外婆那一次一样,我又没有能守在身边。只能期望终于摆脱病痛的他在天国里再见到我外婆的时候(他们是亲兄妹),可以从容地谈论自己的一生吧。

前面的铺垫太多,回收起来也相当麻烦呢…… 2012.4.12-4.17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