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君が夢見た未来、僕が夢見た未来[15]  

2012-04-09 04:24:35|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

丈的脚步跨过门槛线,走进了病房,一直来到靠着窗边的床前,这才停下。
在这期间,这位年轻人的神色始终未曾改变,只是漠然地望着窗外。虽然已经从护士处得到证实他恢复了听觉,也殊不见他的神色上有一丝喜乐。
「……你能听见了,是吗?」
咖啡的苦涩味还回荡在喉底,使得丈的声音,比起平时要来得低沉。
看起来,这确然是事实了。因为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头,微微地垂了下去。他的视线,也随之低垂。他是不知道美美究竟施了怎样的魔法,可是投入的精力一定少不了。投入到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程度。
丈向前迈上一步,来到床边,就像平时面对病人那样近的距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年轻人。在这之前,丈从未好好地端详过这个年轻人的样子。年轻人的头发,似乎比照片上的长长了一些,脸则还是那样清癯。
病人康复了,对于医者的父母心来说,应当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现在应该说出口的,无疑是祝贺的话语。可丈的喉咙仿佛被哽住一样,一股强烈的力量紧紧压迫着喉间,令声音卡在喉咙口发不出去。
丈的手在袋中微微地颤抖着,金属表壳及玻璃表面与室温间的反差之下,他用力到发白的指关节变得一片冰凉。

当空推开公寓厚重的木门,房中明亮的灯光令得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
太一一个人生活的时候,自然是不需要开灯的。而自从她搬了进来,就多添置了许多东西。虽然说了很多次她回到家再开灯也是可以的,但每每打开家门,却总能看见太一沐浴在灯光中等待着她。
脱下鞋子,空自玄关走过来,房间里的人一动不动地端坐着,脸朝着门口的方向。
「太一……?」
太一没有回应,只是放在膝头的手轻轻地握了起来。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空于是柔声问道,「出去散散心吧?」

笃的一声,铝合金手杖戳在散步道地面的方砖上,发出结实的声响。太一脚步一顿。
「怎么了?」搀扶着他另一边手臂的空不解地问着。
太一不答,只是将头迷惑地略略一侧。
风吹过,摇动着道旁樟树苍翠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在风里,树叶幽静沉郁的气息里,偷偷藏进了若有若无的暗香。
这个拐角,当太一重又回到故乡的时候,多了一间花店。虽然他不曾亲眼见过,不过每当走到这里,沁人心肺的花香总是如约而至。
「……大和他……」顺着风的方向,太一仰起头,仿佛是在透过漆黑的墨镜追逐着随风远去的香气,喃喃自语道,「虽然已经不在了,似乎却并没有被遗忘呢……」
「不会忘的。」空也抬起头望向深蓝色的夜空,隐隐有繁星闪烁。「我们都还在呢,不会的。」 
「我们……当然。不过……」
「嗯?」听见太一没有把话继续下去,空不由得有些奇怪。
「不,没什么。」太一沉吟着摇摇头。

「泉先生。」丈听着干枯嘶哑得完全不像是自己声音的声音在这间小小的、雪白的病房里响起。
「能恢复听力真是……太好了呢。」丈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只是话语比起上一句话要来得流利,「恭喜你。」
光子郎默默地任护士把体温计和药片水杯收拾好又匆匆走出房间。就在丈以为不可能再得到回应的时候,细不可闻的声音却自那个年轻人的口中传出。
「…谢…谢。」
他的声音,也是一样地低哑干涩,一点也不流利。而神情中,亦是不起一丝波澜。
「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丈盯着光子郎的眼睛,缓缓地道,「应该高兴一些才是吧。」
而光子郎的视线却始终低垂着,过了一会,才用很轻微的声音说着:「……是吗。」
丈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狭缝,透过架在鼻梁上的玻璃镜片,深深地望着光子郎:
「……你……不希望恢复吗?」
一瞬间,丈注意到光子郎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是很快地,便又如同蚌壳一般紧紧闭上,不再开启。如果现在太刀川美美在这里,那么一定会再熟悉不过,丈面前这位低垂着头的年轻人的这种神情。丈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轻笑了一声。
「呵,你这样子,未免有点对不起……那位每天不辞辛苦跑过来的大小姐吧。」
又过了很久很久,病房里就连空气都渐渐冰结凝固殆尽,而丈就一直纹丝不动地盯着宛如泥塑木雕一般端坐着的光子郎。不再有输液滴落的声响,也没有秒针走动的声音,所以当光子郎再一次开口的时候,听在丈的耳中,便像是那一日震耳欲聋的惊雷一般无二。
是的,他并没有看见过光子郎这样的表情,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看见过光子郎别的表情。就像现在这样,勾起的嘴角上挂着的惨然的笑容。
「可有人死了,我却还活着。」

丈紧紧地攥着衣袋中古旧的石英表,全身的气力仿佛被抽干一般簌簌发抖,双腿简直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
想要知道并不困难,虽然病人的情况并不对外公开,可是只要稍微查一下,很容易就能知道。事实上,第一眼就知道了。转来的那一天,光子郎的身上穿着的,正是津波支援募金海外协力组的统一制服。
石田大和死了,而这个人活着。
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令得城户丈无数次徘徊在2-276的门口,却没办法迈进去。
石田大和生前,就让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才好。到了死后,仍叫他如此为难。
就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才会这样匆匆忙忙地推给别人,而直到今天,才第一次用自己的双腿迈进这间他早该进来的病房。
——————————————————————
3年了,真正阻碍这篇文完成的,还是我自己。怠惰和剧情上的难点还在其次,迷失他们的心之迷宫,老实说我很难走出去。人物的路线前方分布着一个又一个的分歧点,每到选择时候,总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是该正面铺陈,还是侧面白描,要浓墨重彩,还是轻描淡写,难啊。
本来想要在本话解决丈跟光子郎的会面但是今天要出差,于是这话就这么草草了事了。虽然写的时候并没有对着丈的角色歌,但是丈在DA和DA02的两首角色歌的歌词,也基本上就是本文中想要表达的东西。2012.3.31-4.9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