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 Endless Tale

あの空へ届け強くどこまでも...

 
 
 

日志

 
 

[战舰少女R][俾胡]将仲子  

2016-07-12 01:31:28|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俾斯麦回来了。
俾斯麦迈着铁血的步伐威风凛凛地回来了。
不去擦拭嘴角干涸的血迹,不去理会残破的军服,哪怕跛了一只脚,但她脸上那坚毅的神色,足以令战场上的逃兵羞愧不已,足以令战友们肃然起敬。
「俾、俾斯麦大姐…!」
欧根带着泫然欲泣的神色意欲上前搀扶,俾斯麦却轻轻摇了摇头伸手制止,只是独自拖着那条伤腿目不斜视地走向修理船渠。从港口到广场,触目惊心的血迹洒了一路。
俾斯麦终于走到处理室修理妖精们纷纷围上来,卸下俾斯麦身上的舰装,剪开被血迹洇湿的靴子观察伤口,不难想象方才她经历了怎样激烈的战斗。
而在处理伤口和包扎的过程中,俾斯麦一声也没有吭,只能从颦起的眉头和不时滑下脸颊的汗水中窥见她的内心。

终于,大概是最后一个得知消息的提督终于闻讯赶来,观察了好一阵俾斯麦的伤腿,才试探性地问出一句。
「……德国骨科?」
「你在说什么啊?」提尔比茨老大不耐烦地在身后即刻反驳,吓得提督往旁边跳了一步。
「咦,我以为是俾斯麦终于抛弃了对世间伦理的禁忌,走向了背德之路…原来不是吗?」
「G国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打断姐姐的腿啊…」提尔比茨小声说着,把不长眼的提督拨到一边,走上前去摸摸俾斯麦的眉头,把她的眉心结解开。
「姐姐,你也太拼了…」
俾斯麦虽然脸色煞白,但还是很酷地把提尔比茨的手拿下来放过一边,仍然一言不发地端坐在椅子上。
提督完全看不懂故事的进程,只得小心翼翼地在旁边插嘴问,「呃,俾斯麦这是怎么了?」
提尔比茨回头看了一眼提督,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
其实提督还有一句话没问出来,就是,ta应该没有安排俾斯麦今天出海作战,那这伤究竟是……?

果然没过多时,清脆的脚步声就响起在门外,接着,门就被以快要被破坏之势大力推了开来,门口站着的是气喘吁吁的胡德。
胡德脸色发白地扑了过去,在俾斯麦身前半蹲了下来,关切的话语如连珠炮般吐出。
「俾、俾斯麦,你没事吧?威尔士她们下手也太重了…早知道刚才应该尽快阻止她们…」
「…没事,这不算什么,是我自己不小心。」
一直在扮酷的俾斯麦,尽管此时伤腿还有一点微微发抖,但仍然强打起精神,跟胡德开始了听起来令人牙倒的老土台词大对决。
从对话里似乎可以听出来,是俾斯麦日常惯例翻墙到隔壁E国宿舍去偷腥的时候,不小心打破了胡德更衣室的窗户,响动惊动了胡德亲卫队的威尔士,并引发了强烈的对抗冲突。基于国际立场胡德无法第一时间制止带头大哥威尔士的暴行,结果愤愤不平的威尔士居然叫了一大帮人过来围堵俾斯麦,混战中皇家方舟一箭射中了俾斯麦的阿喀琉斯之踵。看她一脸斯斯文文的样子,偷袭倒是玩得挺溜的嘛。而胡德经历了千难万险,终于冲破了威尔士防线,得以成功赶来跟心爱的俾斯麦会合。
「……这么个事啊。」
虽然心里浮现出了浓浓的鄙视,提督依然不禁对德意志老流氓俾斯麦这种用绳命在把妹的决然感到十分的佩服。这种矛盾的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转头看看一旁的G国船,无论是欧根还是提尔比茨,全都是一脸放弃了的表情,但又在随时小心防止大近视眼胡德动作过大压着俾斯麦的断腿。
啊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吗。
===================================
将仲子兮,无逾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国风·郑风·将仲子》)
先秦时代的男女交往,大约经历了防范相对宽松,到逐渐森严的变化过程。 
《将仲子》所表现的,便正是一位青年女子在这种舆论压迫下的畏惧、矛盾心理。

突如其来的脑洞,来自今晚看到的这张图
[战舰少女R][俾胡]将仲子 - saya - an Endless Tale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